“真是走运啊!”杨坤硕此时也回想过来,顿时后怕不已,一分钟之后,他们的实力渐渐恢复过来,但是忐忑的心情却没有丝毫减弱。

何然看了看这废墟,摇了摇头道:“如果不是我们,这些无辜百姓也不会妄遭杀害,却是我们害了大家。”

“那女人又怎么了?好像是有点傻乎乎的。”杨坤硕不愿意何然落入这种自我谴责的情绪中,他虽然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却始终觉得一些牺牲是必要,心中对何然的悲悯有些嗤之以鼻,只是两人交情渐深,他感重对方的义气,也就不便说出来。

何然受到杨坤硕岔开话题的影响,注意力也就放在那女人身上,这女人醒来之后,除了朝火凤凰扔了几块石头外,却只是蹲在墙角不言不语,何然上前去询问,那女人抬起头来半晌不说话。

“喂,这女人不会是被妖魔吃了魂魄,已经是行尸走肉了吧?”杨坤硕有些担心的道。

何然摇摇头,他是精通道术的,对于神魂之说也有一定的了解,这女人显然有着自己的意识,而且十分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蹲下身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人摇了摇头,何然有些失望,却从对方颈项上一条五彩链上看到了一个文字,那是一个“红”字,他伸手去摘女人的五彩链,女人先是紧张的捂住,然后看了看何然才道:“你是好人。”便松开了手。

何然摸了摸那五彩链,便从上面看到了“江如红”三个字,笑了笑道:“还好,不用我给你起名字,江姑娘……我想你可能是受到妖术迫害,暂时失了神魂,没了记性,若是找一名精通医术的大夫,应该对你很有帮助,杨大侠,不如,我们便带着江姑娘去找个大夫看看吧?”

“行的,反正我也是游走天下、除魔卫道,去哪儿不一样,还能帮助这么漂亮的姑娘,洒家自然同意,只是么……下一个镇子,你可得使钱,让洒家吃足了酒肉!”杨坤硕满口答应下来道。

……

陈野这边带着火凤凰远走数十里,这才将火凤凰放了下来,看到火凤凰的伤势越来越重,却也不担心,妖魔受到血脉之力的影响,只要不是致命伤,往往都能恢复过来,火凤凰显然还没到伤重要死的地步。

看了看天色,夜幕低垂,陈野也就不想走夜路,寻了个僻静处,生了一堆篝火,就着须弥空间带出来的食物,简单的为自己煮了个泡面,等水沸腾开来,陈野“呼噜噜”的嗦着面条时,火凤凰那边发出一阵响动。

“醒了?没死就好,下次悠着点,可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陈野毫不客气的打击火凤凰道,反正他在凤凰塔的时候,没有少受对方的挑衅,他可是睚眦必报之人,此时不讨一些嘴上便宜,哪里还能叫“陈野”这个姓名。

“多谢师兄相救!我还以为再无生还的道理……咳咳……”火凤凰重新幻化成人形,只不过不再是店小二那副平凡的样子,而是浑身赤羽,剑眉星目的俊美男子形象,这让他看起来,更令陈野讨厌了。

火凤凰闻到了泡面的香气,不由咽下口水,只因为这来自异世界的食品,那香精料委实过于精细了些,对于火凤凰这种吃惯了“烤肉”的妖魔来说,实在太新鲜了,陈野见他的样子,知道是伤重之后,需要大量的食物补充能量,平时这些妖魔也不懂什么烹饪,只知道抓来人类一顿烧烤完事,其实妖魔是不是真要吃人才能活下去,陈野是最有发言权的,他修炼的“截天道经”就是“妖族”修行的法门,从来没有什么要“吃人”才能活下去的说法。

“饿了?给你!我再给你煮一些。”陈野将手上的石碗递了过去道,随手又捡起一块大石头,用“妖灵·雷耀”在里面掏了个空,就是一个石锅,随意用水冲洗了一下,就直接丢在了火堆上烤,往石锅里又放了两袋泡面,加了水之后,就等着煮开来。

说来也是奇怪,这个世界并不禁止陈野拿出“泡面”,却禁止将“铁锅”、“碗筷”之类的拿出来,要不然陈野也不需要这般原生态了,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有了“面食”,但是并没有“铁制炊具”工艺。

火凤凰又是饥饿又是伤痛,闻到了泡面的香味,又学着陈野用不熟练的持筷方式吃了一口,顿觉得打开了新的世界,以往的“烤肉”那是什么玩意儿,跟着比起来根本难以入口,火凤凰越吃越是带劲,几下功夫就吃干净了石碗,连面汤都一滴不剩。

“还不够?那别看着,你也加点火,早点煮熟了,早点吃完睡觉!”陈野一边添着柴火一边说道,他虽然还会一招“妖火爆炎”,但这技能用在煮泡面上也确实奢侈了一些。

火凤凰就是玩火的妖魔,自然精通此道,随手一记法术打出来,那柴火便烧得旺盛,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将石锅烧得沸腾,陈野忙说够了,弱了火势之后,亲自给他盛出来。

看着火凤凰吃的满脸都是,却十分满足的样子,陈野说道:“怎样?是不是比吃人来的有味道?其实,妖魔和人族至于那般吗?仇恨这种东西,就像是这堆柴火,你越是添加,就越是旺盛,最后形成无可收拾的大火,会把自己都烧个一干二净,这次就是个教训啊!”

火凤凰下方已经舔干净的石碗问道:“为什么要救我?明明你是一名人族,而且你不是十分厌恶我那么做吗?对我弃之不理的话,不是正好随了你的愿?”

“你这家伙,不是你让我救你的吗?……你的伤势这么重,我是没办法了,或许我师父还有办法,我带你去一趟丹阳山九松观吧,你在那里好好养伤,我们相逢一场,你叫我一声师兄,我总不能看着你就那么死掉。”陈野没好气的怼了几句道,但是从满是冷淡的态度中,却说出了几句令火凤凰心热的话来。

“师兄,那便听你的安排吧。”火凤凰说道,他此时仿佛换了“一只妖”,不再穷凶极恶,从死亡的边缘被拉了回来,又经过陈野这番点拨,的确令他醒悟良多。

次日清晨,两人便前往丹阳山九松观,此去何止百里,火凤凰又伤重不便带人飞行,索性陈野将“赤血火狮子”取出来,两人骑乘上了“赤血火狮子”一路便往丹阳山九松观而去。

“没想到师兄居然还擅长巫祭血尸之术?这种法门相传只在偏远的南蛮荒地盛行一时,也不知师兄从何处学来?你这赤血火狮子倒是使得威武,实力也是不俗!”火凤凰居然难得拍起陈野的彩虹屁,陈野不免回以一番商业互吹,尽管火凤凰伤势不轻,却显得心情大好。

大半日之后,陈野按照记忆上了丹阳山九松观,他来这的目的其实主要是为了开启师门的,而且救下火凤凰之后,他已经有了1.4W的师门贡献,想看看这位便宜师傅这里能有什么好处,毕竟当初在癞痢婆那里花费几千贡献换得的一枚“雪蛤蟆”,令他至今都受益无穷。

“师父!师父!”陈野站在观外呼喊了数声,这座石砖草屋堆砌的道观,没有半点回应,陈野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火凤凰抽了抽鼻子摇头道:“不对,枯木道长的妖力不该是如此微弱,师兄,好像出了什么变故!”

陈野眉头一皱,连忙跳下“赤血火狮子”,推开了观门,里面自然是狼藉一片,除了大门处还完好,剩余地方几乎都被移成了平地,而且一股浓烈的妖气环绕久久不散,这种猛烈的妖气,完不像是枯木道人所散发出来的,陈野连忙四下寻找,倒是火凤凰靠着他的天赋异能,嗅到了枯木道人所在。

只见在原本道观之后数十米的位置,一座参天大树此时已经枯萎大半,树皮都片片脱落着,而这颗大树便散发着微弱的枯木道人的妖气,陈野用手一抹枯萎的大树,立即有了感应,同时,他的视网膜收到了任务提醒:

支线任务一(连续A)“噩耗”:你的师父枯木道人不知被什么妖魔所害,被打回原形危在旦夕,请你找到救回枯木道人的方法。(根据完成任务的时间确定完成度)

陈野早知道不会那么简单就让自己触发“师门消点”,却没想到会整出一个连续支线来,正在恍惚之间,火凤凰却叹息道:“他还是来了……他说过,他会统领妖魔抵抗人族,甚至将人族灭亡,令整个世界成为妖魔的世界,所以需要志同道合之辈一起合力而行,我便是受到他的蛊惑才加入,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力那么折磨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族少女。”

“他?是谁!”陈野转身质问道,虽然语气平淡,但是火凤凰感受得到他气息中微妙的波动,从而体会到他内心中的愤怒,这是至亲之人被迫害的强烈怒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