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走时,晏启将韩之琪口中衔着的定魂珠取了出来。他有再多神奇的宝贝,沈重也不会觉得稀奇,本就应该这样,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等他离开之后沈重立马回到屋里又给韩之琪做了一遍检查,然后静静等待,她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然后,又是一个通宵...

接连几天高强度的神经紧绷外加心力交瘁,又赶上昨天连着两次释放精血还被外界怪力掠夺摧残,沈重早已身心俱疲。人如果不是那一口气,撑不过去一道坎的其实有很多...

随着韩之琪生命气机的复苏,心脏跳动渐渐稳定,清晨沈重终于再迎来一个好兆头,韩之琪开始有呼吸起伏,她醒来,不远了!随后沈重便不断轻声呼唤她的名字,她理应听得见他的声音。

有人说:“日出之美,在于它脱胎于最深的黑暗。”

整整六天,当韩之琪颤颤巍巍睁开双眼的时候,数度经历绝望痛苦,哪怕在最虚弱的时候被这山上莫名怪力肆虐体内的时候他也不觉得如何,此刻竟是泪如决堤。

睁眼蓦然见到最思念的人,韩之琪一时间也泪眼婆娑,她双手颤抖的抚摸沈重脸庞。区区几天时间,他面颊苍白凹陷,满脸胡渣,眼中的神采再怎么明亮也掩饰不住其中的疲惫和憔悴,这些天,他一定受了很多苦吧...

这一对年轻男女,像是经历了千万个轮回,从今往后,他们的命运交织再也没有分开的可能。

好一会儿沈重才想起来晏启叮嘱如果韩之琪醒来,要第一时间给她热点东西吃,昨天下午晏启给韩之琪做了一些养身复元的食物。她这个时候,只能以清淡为主,倒也简单。

沈重手忙脚乱的倒腾忙活,韩之琪想坐在外面,于是他把她抱出来,可惜这里没有带靠背的椅子,他只能费力的将外面的石凳抱起来放在屋外靠墙的地方。

今天的朝阳,也很美丽。

沈重突然忙碌起来,不知怎的,大概是见惯了淡定从容坚定有力的时候,今天怎么都感觉他有些吃力,韩之琪一把拉住他柔和笑道:“你别忙了,陪我说会儿话吧。”

她不敢面露愁容,怕他担心。

“啊,可是晏老说,你醒来要吃点东西才行。”

沈重还是依言在韩之琪身边坐下,神情举止老实得像一个孩子,脸上还有点不情不愿的抗

拒,晏老说过,她得吃点东西。

“我现在感觉挺好的,你...”

韩之琪拉起沈重的手,明显干瘪的皮肤不断刺激着韩之琪的心脏,她努力展颜微笑:“我睡了多久了?”

沈重安静下来,也扯开了嘴角,“两天多一点,不到三天,晏老救人很厉害。”

“晏老?”

韩之琪掏出脖子上挂着的凤玡吊坠,好奇道:“你说的就是送你这枚吊坠的老人?”

“是他,当时我没有别的法子,只能想到他了。”

韩之琪歪着脑袋,这才有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两人身处一间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简单石屋,石屋前有一个青石板铺就的十来平米大的小平地,外面是一个斜坡,这个地方视线开阔,天气好的时候一眼可以望到山外很远很远的地方。两边是一些叫不上名来的参天大树,遮天蔽日让人感觉走进去就到了一处森林海洋。

石屋后面韩之琪看不见,就没做观察,不过这个地方她确信,是没来过的。

“这里是十安城,天寿山,晏老常年在这个地方。”

韩之琪恍然大悟,“十三陵!”

沈重跟她说过,老人很早以前就一直守在这里,几十年了。

这时山下传来一阵说话声,沈重扬起眉毛,又有谁来了?晏老一个人可没有自言自语的习惯。他这两天虚弱得厉害,隔了点距离就辨不清动静了。

“是晏老吗?”韩之琪试图站起来,对这个沈重尊崇备至的老人,她心中好奇,也心怀感激。

不一会儿人影现身,自从沈重放了块巨石在路中央闭门谢客之后,这几天已经没有人再过来,跟在晏启身边的,不是河图还能是谁。

他半路听到石屋这边说话的声音,心中波澜不惊,随口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晏启,没给他留个惊喜。

临近了,晏启才乐呵呵笑道:“小姑娘总算是醒了,你要再睡两天,这小子指定要把我这老骨头给拆了。”

韩之琪扶着石墙,沈重连忙起身扶着她,和声说道:“你就跟着叫晏老就行了,把他当老爷爷就好。”

韩之琪眼中绽放笑意,乖巧的喊了声:“晏老好!”

晏启笑骂一句:“小姑娘醒了你也知道皮,连我的便宜都要占!”

河图站在一旁并不

开口说话,走得近了,他才感受到沈重气机的孱弱与当天他带韩之琪上山那一晚天差地别,大概,比晏老描述的还严重一点。

“行了,丫头,你刚睡醒,身子还需要恢复,要晒太阳有得你晒的,先回屋躺着去...两人都还没吃东西吧?我熬了点肉粥,一会儿一起喝。”

晏启发话,沈重乖乖的扶着韩之琪进了屋,随后又出来,看了晏启一眼。

晏启扬了扬手上的东西,“我先准备准备,你们旁边坐一坐。”

三人默契十足的,晏启走到一旁开始操弄食物,沈重走到河图身边,微微点头:“谢谢了。”

谢谢什么?有很多,谢谢他前天镇守在此,谢谢他刚才,没有在韩之琪面前揭穿老底。

“听说你昨天又放了一整碗精血?”

河图态度淡漠,开门见山。

沈重没答,说道:“我们走一走吧...”

河图皱眉道:“就你现在这个状态,上山顶都费劲。”

沈重摇头自顾一笑,“不碍事。”

河图看了一眼沈重身后石屋,明白他的意思,冷冷说道:“你不应该这样。”

...

沈重依旧不答,甚至索性不再开口说话,河图救过他,也是他曾经那个岗位上真正意义的前辈,本不应该在他面前这么执拗,可是沈重有时候,也倔强。

好在河图没打算在这上面对沈重做出为难,其实也没什么好为难的。他率先移步,往石屋外的小道走去,不过没往上走,同样也没下山,而是找了一处空地坐下,沈重如是。

“就算你觉得一碗精血不够,也应该跟晏老说一声,让我过来。”

他依旧直来直去的,说话从不绕弯子。

“你们不会答应我的,你看,现在她醒了,这不是很好?”

“你应该等我过来!”

河图声音又冷了两分,并不因为沈重平和的态度而缓和。

“一碗精血五十年寿命,两碗精血,一百二十年有余,还要再算上这天寿山数百年的龙气掠夺,你说说,你还有多少年可活?”

若是平日,龙气掠夺精血还可以在自身实力的掌控下温和调配,昨天那一次分明就是强抢掠夺。这个曾经把自己扔进鬼门关阎王也不会收的暗夜君王,那一刻半个身子踏进了地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