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了没有,李家的宝贝蛋不愿意吃奶,急得李寡妇把家人都赶出去找吃的,急得大晚上都在骂儿子废物,连儿媳妇都赶回娘家想办法。”

这事闹得,连怀孕的儿媳都不管了。

朱冬梅气愤地想着要是自己有儿子,才舍不得这样支使。

问题是她有吗?

只能嫉妒隔壁的李寡妇,诅咒这老不死的克死了男人,咋还有脸活着,偏偏人家还活得挺嚣张的,每次两个人对上。

只有一个结果,吃了几回亏,就老实了。

这不,李寡妇一声令下,儿子儿媳忙开了。

看见祥子媳妇挺着个大肚子跑回娘家,可把她心疼坏了。

一起洗衣服的于红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接话,谁不知道朱冬梅跟李寡妇不对付,还是隔壁的,都是长辈,自己听一听,当耳边风就成。

要知道附和说了什么坏话,第二天,李寡妇可以堵住门口,骂家。

年轻的时候,差不多的时间嫁进村里,一个净生丫头片子,对门连生三个大胖小子,这仇就大了,

还是单方面的,人家李寡妇根本就不理睬朱冬梅。

“红红,你咋不说话,都是有儿媳妇的人,就她能的,大半夜的让儿媳妇回娘家,还说带不回来东西,别回来。祥子媳妇肚子都五个月了,她就不怕出事。”

朱冬梅恨不得李国祥是自己肚子爬出来的,天天盼着李寡妇跟着男人去了,她好接手李家三个娃。

大的两个可以帮忙干活,小的她可以当自己生的,养熟了就成。

有什么好东西,都惦记着给孩子吃。

结果盼到眼都绿了,人家还活蹦乱跳着。

这儿子就没了指望,李寡妇完没把她放在眼里,这些年自己男人天天骂着赔钱货,闺女嫁出去后,没事都不会回来。

更觉得还是生儿子好,有个依靠。

再看看隔壁,三个儿子娶了媳妇,还一个比一个勤快,年底分粮那个热闹啊.

年年气得躺在床上几天。

还好李家下一代七朵金花,总算让她看到笑话,不过从李家的宝贝蛋一出生,就笑不出来。

李家。

李寡妇笑眯眯地哄着大孙子喝奶,可惜还没有接受这个新壳子的李狗蛋死活就是不喝,还想跑的。

可惜小短腿跑不过,只能做到紧紧闭嘴。

这可不得了。

乖孙不喝奶,这可是家的大事情。

一个个念经地劝着李狗蛋喝奶。

什么新衣服,骑马,出去看唱大戏,还有平时喜欢的玩具,都没派上用场。

李寡妇骂没个中用的,要是老头子在,觉得不会让孙子受委屈,不吃奶,还不是儿媳的奶不好。

部闪开,让她想办法。

结果乖孙就是死活不喝,她觉得小娃娃身体受了大罪,一个个问话,有没有说了什么不应该说的话,或者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偏没人想得出来。

这样不行,李寡妇还开了紧急会议。

“这可是我们李家的根,你们闺女嫁人,是不是得有兄弟撑腰,你们还想不想有人摔灵,肯定是那个八婆嫉妒我们乖宝长得好,说了什么话,难道你们还有什么意见不成?”

李寡妇杀气腾腾地说。

看了一圈家人,要是有意见,就说出来。

当她不知道外头说得多难听。

她们就是嫉妒自己乖孙长得好,以后肯定有出息。

“没意见,没意见!”

大家速度摇摇头,不约而同后退一步。

谁敢有意见,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灾年的时候,李寡妇一个女人辛辛苦苦拉扯大三个儿子,又给娶了媳妇,生了这么多孙女,婆婆都没有说什么。

谁不说这婆婆难得,换了别人家,狠一点的丢去山里喂狼,就当没生过。

至于闺女天天安排去挖野菜干活什么的,村的女娃娃都是这样干的,最艰难的时候,婆婆都没有说过丢闺女,三个儿媳都没有意见。

李寡妇满意地点点头,算大家识相。

开玩笑,要是那个不孝子有意见,她就分家,到时候每个月要钱要粮,还不用辛辛苦苦养这么多丫头片子。

有孙万事足,至于儿子,养这么大了,难道还指望她到老不成。

反正她已经把意思透露出来。

瞧这一帮愚货,连个分家的勇气都没有,还想翻天。

做梦!

对儿媳回娘家带回的东西不太满意,一狠心,“反正老母鸡最近都不爱下鸡蛋,老大家的,把鸡杀了,给乖宝补补身子,别说我偏心,要是你们谁生个孙子,我不仅仅给伺候坐月子,天天吃鸡蛋,我们家都供得起。”

其他人都眼前一亮,要是杀鸡,狗蛋儿人小,鸡肉还不是便宜了大家,想着香喷喷的鸡肉,就忍不住有人肚子发出声音。

李寡妇当自己没听到声音,而是吩咐儿媳忙起来,烧热水的烧水,杀鸡的杀鸡,还让老大家的盯着,看谁偷懒,回头等她收拾。

不过就算她不吩咐,一个个都想着马上就能吃上肉,谁都没有舍得离开,勤快得很,就过年的时候,可以吃上一口肉,都可以美上半个月。

这年头,能吃上肉,都可以拿出去跟人炫耀。

平时大家都是吃粗粮,肚子一点油水都没有,现在就是闻闻气味都成啊!

而三翻四次想越狱的李狗蛋,一爬下床,就让人提起来放回床上,还顺手放一朵野花,或者一口石子让他玩。

边上还有几个小姐姐紧张地看着,动一动,就大声叫人。

李家十七口人,就这么宝贝蛋,可想这地位。

反正李狗蛋完放弃治疗了,爱咋咋地,其实是不好意思面对这么多小姑娘,放是过去,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见得上一个女的。

他激动啊!

还得面无表情地端着。

雾草,这么多女的。

发了,发了!

不过马上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就是个小短腿啊!

突然僵住身子。

不得不回想着他不是挂了吗?

天晓得他刚一睁开眼,就是白花花的胸脯,还是强按他喝奶,旁边还有一个凶神恶煞叫骂的老太婆,这个惊吓,也太大了吧。

他选择死亡啊!

吓死哥了。

自己不是死了吗?

在末世混,每个人知道说不准自己什么时候就死翘翘,但是都有一点心理准备。

可不代表,他就想死啊!

还是这么憋气的死法。

怎么说自己都有三个小弟叫哥的人。

就跟平时一样,带着小弟跟一帮萝卜头抢地盘,捡尸,没办法,外面的异植一个比一个凶,打也不打不过,只能碰运气,当捡尸人,有的时候还可以摸到好东西,跟人换几天吃食。

这次运气好,他居然从尸体上摸到了异植种子,绝对可以换到很多很多人粮食,他可以养得小弟,说不定还有机会养一个女孩子,要知道末世女孩子少,不从小打算,以后连女人的手都摸不到。

他虽然距离成年,还有很多年,可不代表他不能养个妹子,最好是特别凶的,还可以一起捡尸养小弟,想想都激动。

结果不小心让人发现了。

一起捡尸的人可不少,他可护不住好东西,顾不得激发异能有多不安,是不是跟自己合适,就一口把异植吞下肚子。

只要吃到了肚子的东西,才是自己的。

然后理所当然,他让群殴至死。

妈的,好不容易看见有异能的希望就是在眼前,一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货,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

死之前,唯一的念头就是,他三个小弟这次又不知道换谁喊大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