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而是计算着家里还有多少粮食, 能不能坚持到秋收,人人都羡慕她是一家之主, 三个儿子都老实, 儿媳各有各的小心思, 可起码不能露在表面。

不然就等着被收拾吧。

李国忠三兄弟都是孝子, 媳妇抱怨什么,他们就一句话,娘养大了他,不能让娘生气, 娘吩咐的一定要做,娘说什么都是对的。

要是说偏心,就回一句话, 谁让你没生儿子。

想着在李狗蛋出生之前, 李家的儿媳生了七朵金花,不知道是多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走出去, 都不能挺直腰杆。

吵起架来, 别人都说李家断子绝孙。

李寡妇都懒得看三个蠢货,长得牛高马大的,吃得更多, 别人都只看见自家劳动力大,咋不想想, 吃得更多。

家里的粮食根本就存不住。

这个家, 都是她豁出去, 不要脸,才平平安安拉扯大三个儿子。

“咳咳,一会吃完了饭,我们商量个事。”

“好,听娘的。”

一个个都没意见,心思飞到厨房的鸡去,哪管老太太在说什么话,咋觉得这时间过得太慢了吧。

度日如年。

特别是这煮得差不多的时候,这鸡肉的味道,简直诱惑死人。

等饭好了,家人速度坐好,空出一个位置,眼巴巴等着李寡妇分菜,小孩子忍不住的,还擦了擦口水。

不过谁都不敢出声。

李寡妇像只骄傲的大公鸡地看一圈,只要自己还没有分肉,谁跟敢动,就是挑战她的权威,还好,最小的孙女都不敢嚷嚷要吃鸡,可见老太太在这家的地位。

鸡汤都是孙子,再挑出几块看着比较嫩的鸡肉,要不是孙子还小,老太太绝对可以丧心病狂一块肉都不给其他人,等孙子吃。

要不是天气热,放不长时间,怎么可以便宜了这帮蠢货。

把好肉都对比个大小,然后分跟自己和三个儿子,不怎么好的部位或者骨头多的地方,就给三个儿媳,大儿媳生育有功,就分一个鸡爪,反正她也啃不动。

至于孙女。

“小孩子太久没吃过油水,容易拉肚子,你们就吃一块好了。要不是靠着我大孙子,你们连吃肉的机会都没有,以后要对你们弟弟好,就是出嫁了,你们还得靠兄弟撑腰,这么多孙女,不知道会不会累着我乖孙。”

李寡妇大发慈悲地给每个孙女一块鸡肉,听说孙女异口同声地要照顾弟弟的时候,她才高兴地点点头,又仔细给每个孙女挑了最小块的鸡骨头。

她都是为了孩子好,人家赤脚医生都说这长时间不吃肉,不能才太多。

要不是心疼孩子,她怎么可能记住医生的话。

村里之前就是发生过这样的情况,现在缺医少药,生病什么的,都是自己忍过去,要是命不好。

就好像拉肚子那个小孩子,止不住,把人拉没了。

谁都不敢说话,二儿媳倒是想说什么,可惜让她男人拉了拉衣服,就什么都没有说。

李寡妇对这些小动作,一目了然。

吩咐吃吧。

大家就速度吃上了,人多就是这样,吃饭就好像打仗一样,吃得慢了就吃亏,还吃不饱。

特别是苏四妹和徐小凤,都有几个女儿,一个个忙着照顾男人孩子,就怕晚一步,菜就没有了,饭也空了。

朱晓丽的儿子有婆婆照顾,抢起菜一点都不落后任何人。

每天吃饭的时候,就是她最得意的时候。

至于李狗蛋的那一份,家都习惯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紧着他来,他的东西,最多只能看着咽口水,没有人一个人敢说什么的。

李寡妇看见大儿媳妇快吃完了,就吩咐去喂孙子,她就趁着这会功夫吃饭,“要吹凉了,再喂,别烫到我的乖孙,别想偷吃。”

“娘,这可是我儿子,怎么可能跟狗蛋儿抢食的,饿了这么久,我这当娘的心,可是痛的不行了。”

朱晓丽赶紧表忠心,这儿子可是她日后的指望。

平时偷吃,是平时,这都一天多了,她儿子除了水,可什么都没有吃入肚。

她比任何人都紧张。

好不好!

要是儿子出了问题,她别想在李家横着走了。

就是李国忠都警告地看了自己婆娘一眼,平时怎么爱占便宜,他不管,这可是他儿子的口粮。

少了一口,看他不揍死她。

凶狠狠地想着。

“这最好!”李寡妇一双厉目扫了众人一眼,说道:“家里粮食不怎么足够吃了,我担心不敢支撑到分粮的时候。我一个老太婆能吃多少,还不是你们吃得多,家里还养着这么多孙女,一个能下地挣工分的都没有。”

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咋这么能吃呢?

“那娘有什么办法?”

老二摸一摸后脑,总不能不吃不喝吧。

谁家不困难的,这年头分的粮食都是省着吃,可侄子不愿意喝奶,连老母鸡娘都杀了。

吃完了肉。

又忍不住心疼,要是没杀鸡,这三天两头的,还可以捡多一个鸡蛋的。

不过吃都吃下肚了,他是不敢抱怨什么的。

“娘,我听你的。”

李国忠认真地说,反正娘说什么都是对的。

而且这个家以后还不是他儿子的,忍不住得意洋洋地看了几眼两个弟弟,谁让他们没本事,生不出来儿子。

他别的大本事没有,谁让自己命好,有个好儿子。

李家的东西,还不是自己儿子的。

李寡妇看着老三夫妻一声不吭,就知道大家都没意见了,才把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你们就假装吵架了,让你们媳妇带着孩子回娘家住几天,我们家可以省一点粮。”

李寡妇果然非常高兴,“哎呀,亲家老是这么客气,知道我们家少了只母鸡,就那啥了?反正就是送炭头,以后多陪着你媳妇回去。”

争取把朱家的好东西,多拿回来。

想着另外两个儿子,不满的嘀咕一声。

一定是觉得有什么好东西,落不到他们手头,都不想着给家里带东西了。

还是大儿子有能耐。

“你看着乖宝,我出去一下,进去喝口水,乖宝喜欢肉,一会出去转转,打几只鸟回来,瞧你这衣服脏的。”

李寡妇嫌弃地拍一拍大儿子的衣服,然后速度跑到了隔壁,一点都没拿自己当外人,看见没人,就知道朱大傻子一定是躲在屋里,果然在屋里找到了人,故意拍一拍自己手头的鸡毛,直叹气,“我这亲家就是好,知道我们家少了只母鸡,这不,赶紧就让我家大忠抱只回来,太客气了!大忠也是傻,亲家给,他都不知道推一下,我们家不差一只母鸡。”

谁说的,这年头,想养鸡,还舍不得粮食,很多家人的鸡比人还瘦,有的人家,还舍不得养呢!

这样的亲家,的确是大方,反正村都不知道第二个这样的亲家。

然后又大声音嚷道,这母鸡真的是太胖了,大忠一路上都抱得气吁吁,问朱冬梅家的闺女回来不回来,到时候准备给点什么东西走。

大门开着,李国忠还没有进屋,就听到娘的大喇叭,问题他什么时候气吁吁了。

跟抱着的母鸡大眼瞪大眼。

“咕!”

一堆热乎乎,新鲜出炉的鸡屎落下来。

李国忠:“……”

他倒想弄一鸡三吃,才顶得住自己这衣服,为了去朱家,他特地找出来最好的衣服,平时都舍不得上身的。

不过想着估计在娘心里,他是比不上一只母鸡的,还是不要去挑战在娘心里,到底是要鸡,还是要儿子。

……

李寡妇炫耀完亲家,好像才想起来朱大傻子没儿子,更没机会挑儿媳妇,同情地说,“闺女好,闺女贴心,我最喜欢让儿媳妇回去看看亲家了,我次次都说,有什么活就让我儿子干。”

自己这样通情达理的婆婆,上哪里找。

最重要的是亲家大方,次次都不让儿媳妇空着手回来。

除了苏四妹这个糟心货,榨不出什么油水。

朱冬梅红了眼眶,好什么好,自己闺女都没有一个有良心的,平时都不回来看自己,还想要东西。

做梦。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还想贼不走空,学李家的儿媳妇,看自己不打死她们。

“谁家有这样的儿媳妇,就享福了。”

谁家摊上这样的闺女,倒了八辈子的霉。

李寡妇一叹,往自己脸上贴金,毫不害羞地说,“还不是有我这样的好婆婆,谁家孙女可以吃饱饭,我连大孙女都舍不得让她下地跟大人挣工分,亲家应该感谢我的。”

要是长坏了,可就卖不上价格,呸呸呸,不好要多一点聘礼了。

天天干活,还不给吃饱饭,就不怕长得磕碜,砸锅里了,村里那些姑娘长大,能比得上自家孙女,她还让孙女多多学干活,平时大中午的时候,基本不让出门,捂得白白的。

别跟朱大傻子一样,不好好养闺女,不仅仅孩子跟自己离了心,嫁得近的,都不想回。

她还想放长线钓大鱼,孙女嫁得好,以后还不得拿好东西回娘家,家里就一个弟弟,还不得拉扯一把。

娘家人有出息,在婆家才有脸面。

平时就没少对孙女说这样的话,以后一定要对孙子好,日后娘家兄弟有出息,在婆家才可以挺直腰杆。

朱冬梅气个半死,深深后悔她躲什么懒,不就是不舒服吗?

现在好了,听死对头唠唠叨叨了大半天,更不舒服了。

“你出来这么久,应该回去看孙子了。”

谁还不知道谁,说这样的话,亏不亏心。

李寡妇炫耀完了,神清气爽,她一个寡妇的日子过得比有男人的,还红红火火,“你身体老是不好,要不要让我儿子送你去卫生所瞧一瞧。”

看在儿子吃了不少朱大傻子零食的面上。

她儿子有三个,随便叫个都可以帮忙送人去卫生所。

“我这是老毛病,不用,你回去看你孙子吧。”

朱冬梅一点都不想看见死对头的脸,明明心里不乐意,可惜还不能撕破脸。

等李寡妇出了家门,忍不住就是呸的一口。

李寡妇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直奔乖孙,熟门熟路一揩,“没尿,乖孙,我们去尿尿哦。”

李狗蛋生无可恋,让一个老太婆给非礼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接下来李寡妇的行为,麻利儿抱起孩子出大门,双腿一分,在嘘嘘声中,身体一个控制不住,尿了。

而罪魁祸首还没忘记抖抖他的小鸟。

估计是看着太阳还没下山,温度刚刚合适,不会让孩子吹风。

就吩咐大儿子帮忙烧水。

李寡妇可不像别人家,随便对付着照顾孩子,有的不洗澡,就是擦一擦,她然后拿着毛巾从头到脚把大孙子猥亵了一遍,连屁股缝隙都被掰开猥亵到了,看着满意了,才抱着回了屋。

就这毛巾,家只有一条,还是李狗蛋才有的,别人想摸一摸,都没有机会。

认为乖孙今天不玩水,没吵闹,肯定是心疼她这个奶奶。

换了个人试一试,嘴里还念叨,“我可怜的大孙子啊,也不知道你叔叔带回什么东西,最好是粮食,那地里的粮食,我看着今年收成也不咋的,到时候得想办法换细粮,给你吃糊糊。”

她乖孙可饿不得。

家里就三个人,吩咐着大儿子看住乖孙,她去弄吃的。

简直就是噩梦,李狗蛋一脸懵逼。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干什么!

他希望自己在做梦,清醒以后还可以看见三个小弟哭着喊大哥。

结果还是在这里,愈发绝望了,想到他现在就是个小短腿,以后这样的日子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

他一天都不能忍。

一定要奋起。

结果一阵特别的香味传到鼻里,他还没有闻到过这样的味道,想到了鸡汤,这可是自己吃过最好的东西。

老实说,他对吃的不挑剔,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成。

一脸严肃地等着投喂,眼睛死死地盯着糊糊,他还以为自己跟过去一样霸气外露,有着小弟的男人。

结果在李寡妇眼里就是一个水汪汪的奶娃娃,眼睛跟着自己手里的饭碗转,老脸一笑,就怕乖孙不吃,“别急,还热着。”

李狗蛋急啊,这么香的东西,是什么,他就想尝一尝味道,然后想着小弟什么的,那有吃的重要,就不怪老太婆的非礼了。

对李寡妇的好感涨了又涨,过去他辛辛苦苦跟人抢东西,这人都不用自己去抢,就把吃的送到嘴,很快就被塞到嘴边的糊糊吸引了目光,肚子直叫。

自然是比不上鸡汤有味道。

可是鸡汤是水,这个顶饿。

眼前一亮。

催促着要喂快点。

完忘记刚刚他还在纠结自己大哥的尊严哪去了,如果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来一份吃的,如果还不能解决,就来双份。

“好好好,都是乖孙的,慢慢吃。”然后李寡妇凶巴巴地逼着大儿子,“你去亲家问问,有没有细粮,肯定是晓丽的奶不好,才不愿意吃,乖孙可受了大委屈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