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而李寡妇一起床, 就看见一个货在门边,这招待所的房间不大,门和床的距离可以说, 就一步的距离, “哎呀我的妈啊!”

老太太就差点想看看有什么家伙可以抄的。

结果咋瞧着衣服有一点熟悉。

能不熟悉吗?

“娘,你想干吗?”

李国忠冷汗都出来了,亲娘都搬起凳子, 看样子不是要给自己坐,大清早, 至于吗?

不就是昨天晚上知道了亲爹没死。

李寡妇淡定地放下凳子, 难道说她忘记自己住在什么地方了, 差一点把儿子干掉, 一个影子在这里, 不知道人吓人, 吓死人吗?

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大儿子, “我还想问你咋的。”

去做贼啦!

眼下那么黑。

“我不是一个晚上没睡吗?”

李国忠老委屈了。

“这么骄气, 睡不着!”

李寡妇定住,家里老鼠蟑螂虫子出没, 咋睡得死熟,偶尔打呼噜,她还得去拍窗户。

让不让老娘睡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

睡不着。

“我不是看着东西。”

李国忠还想了一个晚上的爹,然后发现, 他真的没多少记忆, 连那个人长什么模样, 都忘记了。

估计两个弟弟搞不好一点印象都没有。

“哦,那你继续看着,我看见一家照相馆,想带乖孙去拍个。”

李寡妇不仅仅带着狗蛋去拍了照,当然照片是打算寄回去的,留下了地址给老师傅。

本馆特备置新型婚纱西装礼服,专供结婚留念拍摄。

还有几套小孩子的衣服。

李寡妇一眼就瞧上了,红色,喜庆啊,还给乖孙换了衣服。

李狗蛋完不懂裙子和裤子的差别,在他潜意识中有衣服遮体就不错了,清醒以后都是李寡妇给他穿衣服的,就顺从了。

老师傅不欺负方,使出浑身解数,逗着小娃娃说话,手里还摇着鼓,做些滑稽的动作。

李狗蛋就是不动如山,觉得别人让笑自己就是笑,有损老大的威严。

“……”

老师傅最后只能夸这小子小小年纪的就稳得住,以后肯定有出息,大姐以后多帮衬。

这年代,能拍张照片都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很多人都是拿出自己最好的衣服,认真打扮过的。

所以就有了一张死面瘫的黑白照,他更不知道裙子是女人才穿的,要是不提醒,说照片上是女孩子,都认不出来。

还让李寡妇挂在了墙上,让进李家的人第一眼就看见。

祖孙俩还一起美美地吃一顿好的。

李狗蛋就更没意见了。

他不知道还有黑历史这玩儿的存在。

嘴里还不停冒出话,只不过单字比较多。

指着看见的东西,就问李寡妇。

李寡妇还让问得烦了,给李国忠买了几个包子,还是最便宜的那种,有孙子没儿子的李寡妇能记得儿子还没有吃就不错了。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招待所,把狗蛋丢给亲爹,“教我乖孙学话。”

李国忠就是这样带着遗憾,吃着包子,想着昨天吃到的肉,不过就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一个选择,放心不下招待所的东西,是不可能跟着娘出去。

还来不及跟儿子多亲香亲香。

结果让问得脸色都变了。

他不说话,儿子就一直指着,不断冒话,不回答还不行。

感觉有只蜜蜂在耳边嗡嗡。

这一趟回家。

李寡妇就让儿子把东西藏起来,最好晚上的时候再回家,免得有人眼热,看见这么多东西。

李国忠自然是听话,还没有到村的时候,就分开了。

担心有人看见,还特意绕了远路。

“李寡妇,你孙子好啦!”

“李寡妇,大城市是什么样的?”

“这去医院是不是得开刀子?”

“……”

反倒是最后所有人都追到了李家,没人问李狗蛋的身体怎么样,不是都看见了,还活着,对跑那么远的地方,不少人还佩服里寡妇的勇气。

朱晓丽一看见心肝宝贝,就差一点忍不住,眼泪直流,一把抱着儿子,“娘,狗蛋没事吧。”

“我乖孙福气还在后头呢?还傻着干什么,给大伙倒水,我跟你们说这大地方就是不一样,穿的衣服,我们供销社都没有看见过,大医院什么样的,人家医生可好了,白大褂,带着眼镜,可有能耐了。知道什么是眼镜吗?吃的啊,更不得了……”

李寡妇激动啊!

多少年,家里没这么热闹了。

把孙子交给大儿媳妇,她放心。

就专心跟人吹起来。

反正大城市人人都是穿得可好了,吃得可好了。

要不是有的东西,见不得光。

真想拿出来让老娘们见见世面。

一直闹哄到大家还得回家给男人孩子做吃的,要不然还说不定走。

一个个都说李寡妇,等下工,再聊。

“成啊,我还没说到这城里房子都跟我们村里不一样,你知道我看见了有多少种水果吗?人家供销社可大了,衣服的花样可比我们这里多,而且有的时候,还不要票的,我们家地方小,晚上我们去大树那边继续说啊!”

要是有人舍不得走,撞上大儿子回来,可不好。

还不如出去聊。

李寡妇乐呵呵地说着,平常她是寡妇,大部分人都不爱来往,趁着机会,出出风头也成啊!

把人部送走。

“累死我了,一帮老娘们,量她们就是开了证明,都不敢跑得比我远。家里其他人呢?”

李寡妇觉得自己起码可以吹上一年。

反正真的假的,谁知道啊!

只要知道她去过大城市就行了。

“娘,狗蛋真的好了吗?咋大忠没跟着回来?家里人啊,唉,还不是大兴和四妹打起来,真没看出来,四妹还能打自己男人,就为了送孩子上学的事情,其他人都在为了这个事情闹的,小凤也回娘家讨主意了。”

朱晓丽坐不住了,刚刚人多,没好意思问。

不仅仅是李家,其他家庭也不安分。

谁家还没有几个孩子。

是有老师过来动员,谁不想孩子有出息,可以吃国家粮。

苏四妹死活不愿意送四个女儿上学,还说要生儿子。

这人脑子就是转不过,就是这样想,都别在孩子面前说出来。

“上学?”

李寡妇倒是忍不住看看自己乖孙,又担心孩子太小,受欺负,心念一动,就忍不住打主意到家里的丫头身上。

“好事情啊,我支持,谁想送孩子上学,就自己想办法。”

反正别问她要钱,就成。

到时候还可以吩咐孙女保护孙子,别让欺负了。

朱晓丽没想到婆婆居然同意让家里的丫头片子上学,这可不是小数目,七个丫头,一年都得不少钱了吧。

“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啥啊,也没让你出钱。对了,我还让大忠带着东西,晚上才回来,你注意点动静,到时候给你们三家分分,想给娘家的,我也不管你们。去烧水,我和乖孙要洗澡,咋的,我还使不动你了。”

都快两三天没洗了。

就是李狗蛋都忍不住点点头,要洗澡。

身上不舒服。

朱晓丽急得满头大汗,瞪大眼睛。

这是自己婆婆。

婆婆吃错药了啊!

这么大方。难道是打别的主意,想着要是徐小凤生的是儿子,身体比狗蛋健康,一瞬间,忍不住想更多。

不过还是得自己男人回来,再问个明白。

朱晓丽哪知道李寡妇的大方,自然是为了更好占便宜。

她老人家还打算等儿子都在家,说说这一趟出去,花了多少钱,让三个儿子分担,最好是去亲家家借钱,不是借学费,顺便多借点。

而是计算着家里还有多少粮食,能不能坚持到秋收,人人都羡慕她是一家之主,三个儿子都老实,儿媳各有各的小心思,可起码不能露在表面。

不然就等着被收拾吧。

李国忠三兄弟都是孝子,媳妇抱怨什么,他们就一句话,娘养大了他,不能让娘生气,娘吩咐的一定要做,娘说什么都是对的。

要是说偏心,就回一句话,谁让你没生儿子。

想着在李狗蛋出生之前,李家的儿媳生了七朵金花,不知道是多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走出去,都不能挺直腰杆。

吵起架来,别人都说李家断子绝孙。

李寡妇都懒得看三个蠢货,长得牛高马大的,吃得更多,别人都只看见自家劳动力大,咋不想想,吃得更多。

家里的粮食根本就存不住。

这个家,都是她豁出去,不要脸,才平平安安拉扯大三个儿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