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谁都不想回娘家。

可婆婆的意思是让她们回娘家吃娘家。

“娘, 我们刚从娘家回来。”

苏四妹不大乐意,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谁家的粮食都不是大风吹来的。

再说了, 就是哥哥乐意帮衬妹子, 她几个嫂子可不是吃素的。

平时接济就算了, 这算什么事啊!

“这话就不对说了, 我听娘的, 我一会就收拾东西回去住几天,早知道应该不吃饭的,还可以在娘家多吃一顿。到时候我回来,会想办法带些粮食回来,可是家里的活都丢给娘, 会不会太辛苦了!”

朱晓丽可是知道婆婆喜欢听什么话。

再说了,整个李家以后还不是儿她子的, 回娘家住几天,还可以帮忙娘家干活, 又讨好婆婆

一举两得, 何乐不为。

大家都心知肚明婆婆打什么主意,谁敢直接说出来。

就是老二家的傻。

再说了,有儿子在,反正也待不了几天, 就可以借口儿子想娘, 马上回来, 差一点忘记了, 弟妹没儿子。

不过还有其他理由,比如挣工分。

反正她是不会直接对上婆婆的,她可不像苏四妹这么傻。

“我听娘的。”

徐小凤完不知道两个嫂子心里的弯弯绕绕,她闷声说道。

就算有意见,她男人也是要听娘的。

反正娘说什么都是对的。

真的有什么事情,她不会回家找亲娘讨主意啊!

苏四妹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腹诽老大家的太精,老三家太傻,就跟木头似的,看着婆婆扫过来不善的眼色,暗暗叫苦。

“我这都是为了谁啊!”李寡妇恨铁不成钢,她年轻时候,想回娘家大半天,还得看婆婆的脸色,“有谁家婆婆把儿媳妇当亲闺女看的,我是没闺女,可是我想着一年到头你们都没回去住,这当爹娘不想孩子吗?给机会你们陪亲家住几天,还不乐意,出去问问,谁不想要我这样的婆婆。”

这闺女白生了,一点都不想惦记回娘家。

还是别说夫妻吵架了,别一问就穿帮,那有三个儿子都和儿媳妇吵起来的。

吩咐三个儿子去帮忙收拾衣服,“我们家条件就这样,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亲家,你们都带一篮子红薯,都是我亲手种的,算个心意。多住几天,让你们松快松快,我们家没这个条件,让亲家养几天,到时候给我生个大孙子出来,让我喊你们祖宗都成。”

成功的例子就是老大家的,看在大孙子的面子上,没看见平时她尽量都把轻松的活给老大家的干吗?

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忘记跟亲家自家的困难,最好是儿媳回来的时候,亲家送一两袋粮食回来。

她一点都不介意哭穷,得了实惠就成。

说得苏四妹和徐小凤都心动了,谁不想生个儿子出来啊!

侄子哪里比得上亲儿子。

这一下子,没人介意是不是回去吃娘家了。

朱晓丽都想再拼多个儿子,谁嫌弃儿子多啊!

这一个儿子不太保障啊!

苏四妹心里计算着吃好一点,争取下次一举得子,把大嫂压下去,想着新的衣服,家好吃的第一个紧着自己用的日子,心里就火辣辣的,恨不得马上就回娘家。

至于徐小凤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容,婆婆说了,她可是怀孕着,不吃好一点,对肚子的孩子不好。

李寡妇分别跟儿媳妇谈话,没有一会,就把哄得高高兴兴的儿媳妇一一送走。

当然没忘记让儿子不用赶着回来,最好是住一天,帮忙亲家干活,干活累了,自然理所当然在亲家吃一顿,再回来。

怕儿子听不明白话,“这走路不要力气啊,让你吃就吃,明天吃完再回来,多陪陪你媳妇。”

看见儿子和儿媳一脸的感动,忍不住牙疼。

懒得看傻子了,挥挥手,赶紧走。

然后一回头就看见对门开着,朱冬梅一脸的羡慕看着儿子。

想着隔壁的这个傻子,天天给自己儿子送吃的,当自己不知道那一点小计算,反正吃了不亏,暗地里吩咐儿子不要说出去,自己知道朱冬梅给吃的的事情,谁问,就回答说自己完不知道。

一骗就是这么多年。

她都同情隔壁家几个丫头了。

亲娘这样好骗,估计养的闺女也不怎么聪明。

不过她瞧着隔壁家这几个闺女嫁得也不咋的,想着自己这可是有七个孙女的人,以后要说亲,一定要说个好条件的,起码不能回娘家打秋风,拖累李家。

朱冬梅心里安慰自己,隔壁家阴盛阳衰,孩子好生,可站不站得住,又是另外一回事。

皮笑肉不笑地说,“咋不见老姐姐带着孙子出门,这男娃娃可不比女娃娃,能天天关家里,有时间还是带着孩子到处走走吧。”

别又是养了个假丫头吧。

“我还以为是谁,天天探头探脑,扒在墙头看我们家,小心哪天掉下来,年纪一大把了,连个孩子照顾都没有,可要注意身体啊!”

李寡妇一脸同情,她明白的,朱冬梅连个儿子都没有,也只能爬上墙头看看自己家三个傻儿子了。

天天走在路上都给自己甩脸子,暗地里天天关注自家的事情。

要不是知道大家都是女人,她还以为这人瞧上自己了呢?

没办法,她当年也是村里一枝花,男人刚没了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光棍小混混天天路过,就是为了看自己几眼,那时候,还经常有人问她要不要改嫁。

都是这几个臭小子,耽误她的行情。

要是闺女,她还好意思带走,别人听到自己要带着三个儿子,还不得吓走。

也是,脸最好看,也不能当饭吃。

时不时唠叨都是儿子耽误她幸福的李寡妇,内心其实是非常臭美的。

朱冬梅气绝,谁不知道她经常躺在床上,是为了什么。

什么叫注意身体,她咋怎么听,怎么不舒服来着。

这是□□裸的讽刺吧。

“你……”

“最近听说你和老三家走得近,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好说的,一个老太婆,一个呆瓜。”李寡妇忍笑忍得很辛苦,这朱大傻子还是不死心啊,其实老三家的,就跟老三差不多,收了朱冬梅什么东西,马上就告诉自己。

等自己点头,才敢吃。

朱冬梅一个抖,突然想起来可不能这个时候跟李寡妇闹翻,以后就没理由找祥子媳妇说说话,联系感情了。

她还指望自己老了以后,祥子夫妻可以照顾几分。

忍住牙酸,“还不是我们两姐妹一场,小年轻不懂,问我关于你的喜好,不是我说,谁有这样的儿媳妇,应该惜福,才对。”

别有事没事折腾人。

李寡妇不心疼孩子,她心疼啊!

“我说她傻就傻,有什么就直接问我,难道我还不回答啊!我最是羡慕你家人口少,清静,家里人多,住都没地方住。”

李寡妇这一句话一出。

朱冬梅脸色一下子就黑了,她是恨不得人多一点,李寡妇嫌弃的,是她求神拜佛都求不来的,当然求神,诅咒这些事情,都是手底下进行的,这年头,要是有人一个举报,就吃不了兜着走。

捂住胸口,咋感觉这空气都呼吸不过来了呢?

“我们两家住得这么近,让你闻到肉味了吧,真是不好意思,家里老母鸡不下蛋,只好杀了,都不够我几个儿子霍霍的,不跟你说了,上次儿媳给我弄来了肉票,得在过期之前花了。”

李寡妇笑眯眯地说完,就回了自己家。

自然是真的有肉票,她都打算好,趁着儿媳和孙女不在,等儿子回来,就让去早早排队,挑块好肉。

最好是让孙子吃上肉粥。

朱冬梅简直是中了一刀又一刀,这是肉啊!

这是炫耀她家可以吃肉啊!

不是大白菜。

她多久没吃过肉了。

不年不节的,谁去买肉吃。

不行了,不行了。

赶紧大声喊着当家的出来,身体不舒服,快扶她进屋上床上躺一躺。

然后闹着身体不舒服,要吃鸡补身子,结果毫不犹豫让她男人揍了一顿。

吃什么鸡,再闹,饭都不给吃,饿几顿,长长记性。

自家还得存鸡蛋,去换盐的,这败家婆娘,疯了吧。

李寡妇完不知道她走后,隔壁的朱大傻子又把自己气病的事情。

不然肯定得上门去看望,叫她不能生,天天惦记别人的儿子。

看见李寡妇不在家。

徐老太二话没说就把闺女和外孙女留下来,然后还掏出来一把钱,朝女婿笑笑,意思不言而喻,“一家人,就不说见外的话了,拿着,不是给你的,你小舅子刚好说亲,不然家里还可以再拿多点钱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