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李旺财真的不想当这个村长, 净是得罪人不说, 村里的老头和老太谁不是看着自己长大的。

一点面子都不给。

好不容易坐下来吃一顿饭。

就让一道尖锐高亢的声音惊了一下, 人还没有到,已经刺得耳膜一阵阵地疼。

谁不知道朱冬梅和李寡妇不对付。

这话能信?

“冬梅婶, 吃饭没有?人是铁饭是钢, 一顿不吃饿得慌,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得让我吃饭吧。”

他都忙了一天了。

就不能吃一顿安生饭, 脑子还不停转着,怎么把冬梅婶给打发了。

吃一条鱼咋了。

今天在河里抓住鱼的,又不仅仅是李寡妇一家, 什么鸡皮蒜毛的事情都找他。

明年一定想办法退下来。

这破村长,谁爱干谁干去。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还吃什么饭啊!”

朱冬梅恨不得拉着村长就去李寡妇家, 最好把鱼部交公, 说不定自己家还可以分上几条。

“婶子,我说你咋天天盯着人家寡妇家。”李旺财一点都不想动, 屁股坐得稳稳当当的,“你要是想要收养个孩子, 我倒是可以帮忙问问。”

谁家养不起孩子的。

他得想想。

“我不要收养的。”

朱冬梅差一点脱口而出。

板着一张脸,她哪里是为了儿子,是为了李寡妇家的房子和地, 难道说自己惦记李寡妇早点去死, 好接手一切。

要儿子不难。

可是养大一个儿子, 得在孩子身上花多少本啊!

可惜这一点心思,就是对她当家的,都没有说过。

明明都是年纪差不多。

李寡妇还没了男人,偏偏自己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自己病了没钱看病,就是有钱,当家的都不会拿出来,心酸啊!

她一直都怀疑自己当年怀孕的时候,天天都是野菜,可以照得见人的稀粥,才生闺女的。

对门的李寡妇一样怀孕,可人家时不时有鸡蛋,偶尔还闻到肉闻到肉味。

吃得这么好,不生儿子就怪了。

“那你不要儿子,到底想干什么,不说出个理由,我是不会跟你出去的。”

李旺财一点都不想对上李寡妇,不是同情人家没男人,过得困难。

开玩笑,李寡妇需要别人同情吗?

当年可是敢拿着刀追杀二流子一座山的能人。

村里最厉害的泼妇都拿她没办法。

“这次是真的,李寡妇家里部都是鱼,院子里面满满当当都是鱼,还分给了一帮娃子,你要是不相信,去问问。”

朱冬梅生气的瞪李旺财,就担心去晚了。

鱼就让藏起来。

“冬梅婶,你这是拿我开玩笑啊!”

李旺财还是觉得不可能,这么多鱼,怎么来的。

村里是有大河,问题深得很,鱼又不傻,顶天就是抓得了几条。

难道是做梦,没有醒。

朱冬梅指天发誓,这是真的。

李旺财让闹得没有办法了,只好走一趟。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喊开门。

李寡妇还在想着家里盐没有了,真是后悔,没多买一些。

鱼太多了。

没地方养。

只能狠心腌了起来。

李狗蛋跑得特别快,他鼻子灵,对鱼腥味有一点接受无能。

听到有人敲门。

“谁啊?”

李寡妇刚想问是谁。

就听到朱大傻子说要是自己不门,去爬墙。

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当是谁啊,咋的,刚刚摔了一跤,还嫌不够,就这么喜欢爬墙头啊!”

一把打开门,就让人挤就进来。

看见朱冬梅得意洋洋地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李旺财。

一点都不意外。

“这鱼可是我死鬼送来的,昨天晚上我做梦的时候,不就是抱怨一声,他就说让我今天抱着木盆去河里。你们瞧咋的,还真的是刚刚放下木盆,这鱼就是自己跳进盆里,很多人都看见了,不骗你们。都是一个村的,这么多鱼,我们家吃不下,你们要是想吃,就拿东西来换。”

李寡妇心里嘀咕,自己还亏了呢,要是在黑市,凭自己的嘴,赚得肯定更多。

本来还在屋里的李狗蛋,坐不住了。

跑了出来。

“肉,我的。”

“可惜我乖孙没吃什么好东西,这身体还没有养好,死鬼在地下都不安心啊!这鱼我可是擦上了盐的,可不能让我吃亏。”

李寡妇想摸一摸狗蛋的脸蛋,这小护食的。

至于交公,那是不可能的。

“婶子,你看我们村有一些任务指标,是不是?说出去,这事情是不可能的,封建迷信,河是我们村的,鱼也是大家的,就是我同意,其他人都不会同意,你看?”

李旺财眼前一亮,还在担心着完成不了任务,这鱼可是来得正好。

可以补回工分的。

“放屁,你看村人天天走几百遍河里,有谁给你们送鱼的,谁想欺负我老太婆,就不怕做梦的事情,我家死鬼找你们说话。”

李寡妇就是这么一说,现在的年轻人可不相信这一套了。

果然,李旺财脸色都没变一下。

“李寡妇,你真的做梦梦见人了。”

朱冬梅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那要不要今天晚上让死鬼找你谈谈,要是你们不相信,那成,当着村人的面,我们去河里看,这鱼是怎么来的。”

李寡妇横眉,说不定是这傻鱼就喜欢自己家的木盆,就是这次没鱼,她顶多就是死鬼累了,改天再试。

再说,一帮小孩子可以做保的。

“奶,肉,我的。”

李狗蛋瞪着李狗子和朱冬梅,这两个人是来抢他口粮的吗?

看来还是蚊子放得太少了。

忍不住放出精神力,驱着蚊子飞去叮朱冬梅。

大半天,见鬼了。

李狗子傻眼了。

只见一群蚊子出现,就跟小型乌云一样。

朱冬梅听到熟悉的声音,撒腿就跑,一边还让吼着让李寡妇求求情。

她老人家以为是某鬼知道自己的小心思,惩罚自己。

她错了啊!

李寡妇其实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老天爷都在帮自己的。

“娘,你打我一下,是不是真的!”

李寡妇抱着狗蛋走在前头,懒得嫌弃傻儿子了,怒道,“发什么疯,要是吓到我乖孙,看我不收拾你。”

刚刚不是牛气冲天,居然说要最贵的大夫,不差钱。

咋不上天啊!

然后温声细语地问着乖孙要吃什么。

是的。

李狗蛋就是听到前面排队的病人说着鸡蛋分钱一个,看病花了两块钱,都可以两斤多鸡蛋。

他名义上的爹居然还想花钱,说要把带来的钱找个最好的大夫,他有三百块钱。

他自然是不知道一百块钱就等于巨款。

没有学过数数,是他知道应该可以买很多很多的鸡蛋,能买鸡蛋,就可以买其他的东西,想想自己喝过鸡汤的美味。

估计这鸡蛋一样都是非常好吃的。

天天挨打都吃不饱,这孙子居然说要把钱给别人。

一个激灵,就可以控制身体了。

“蛋……”

还好李寡妇时时刻刻都紧张狗蛋,就发现了。

喜得牙都不见了。

这医院就是灵。

还没有开始看病,乖孙就精神一点,都睡了大半天。

赶紧找医生。

还好这个年纪的人都是相对朴实的,虽然看着孩子除了瘦点,营养不良,没什么大毛病。

不开药,就没收钱。

李国忠还想送钱给别人,说自己有钱,让医生好好看儿子。

李狗蛋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绝对恨不得想把自己家当送给别人的李国忠弄死,可惜他怎么急都没有用,本来的李狗蛋就没怎么学话,急得不要拍人,嘴里喊着蛋蛋蛋。

还好人家医生没收钱。

算他识相。

要知道就在刚刚,李狗蛋已经可以试一试自己得到了什么异能,居然是精神系。

放在哪个基地,都是宝贝。

不过李寡妇和李国忠对他的好,更是切身体会到了,这就是亲情吗?

他不懂,没有人对自己好过,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

人的情绪变化,一点都没瞒不过他的精神异能,虽然他现在还是个弱鸡,吸吸鼻涕,哥以后可是走上巅峰强者的人,勉勉强强承认这两个人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咳,就当多了两个小弟吧。

就是一个年纪太老,一个脑子太傻,以后可得看好了,免得不知道在哪里就败自己的家当。

李寡妇可不知道乖孙脑子里面已经转过这么多的念头,只要人没事,就是好事,“好,我们就去吃蛋。”

难道来了大地方,就这样回去,自然是不甘心。

就到处转转。

这不转。

可不得了。

居然发现供销社比县里的多了不少东西,而且花样更多,仔细算起来,有的还便宜点。

特别有的东西,不要票。

怪不得这么多人。

李寡妇淡定不了,怕挤坏乖孙,只好吩咐大儿子进去跟人抢,“抢不到好东西,你这么多年的饭都白吃了,以后都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出来。”

蠢蠢欲动,耳听八方,反正什么不要票,就买。

处理品,买。

李狗蛋目瞪口呆,这么多女人。

谁家男人舍得放出去,就不怕有男人抢回家。

忍不住放出精神异能。

发现李国忠挤得一身冷汗,差一点还让挤出来,干不过一帮年纪上去的老女人,弱鸡。

太凶残了。

抢到什么就是什么。

惊诧不已。

女人不应该是让男人养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的吗?

眼热供销社的一切吃食,这个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那个看起来更好吃。

再看看自己的小身板,还是老老实实让李寡妇抱着吧。

李国忠脚步虚浮,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他还算好的,还有人抢得鞋子都不知道飞哪里去。

有人大妈的裤子的都掉了,人家淡定地抓住裤带,手里抓住篮子,去等待结账。

李寡妇已经跟在门口的人聊得热火朝天,大妹子老,大妹子去的。

依依不舍跟人分开,,整个人轻松多了,笑着看大儿子的战利品,忍不住嫌弃,要是她出马,绝不止这么点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