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特么你们都是傻子吗?

苏四妹抓狂得要命, 她敢说一句婆婆的不是,自己男人第一个就跳出来收拾自己。

想拉个同盟军。

朱晓丽说要回娘家, 徐小凤也说要回娘家, 而且还是去借钱, 还不约而同说着娘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一定要借钱回来。

得, 什么都别说了。

李国兴还羡慕地看着大哥和三弟, 回头看着苏四妹脸色不对,他心里就不爽, 这婆娘啥本事都没有, 还愤愤不平,还说其他人傻。

咋不见她能给家里挣几个钱。

……

李寡妇的人缘前所未有的好起来。

隔壁的朱冬梅不知道有多眼红,嘀咕, “不就是出去一趟, 野什么野, 那些人也不嫌晦气。”

嗑着自己晒的南瓜子, 吐了一地。

竖起来耳朵听着隔壁的声音,反正她是不会去讨好李寡妇的。

等看见苏四妹愁眉苦脸地出现,就忍不住凑过去,“咋了, 你婆婆回来,还不高兴啊!花了不少钱吧, 都不知道她脑子咋想的, 孙子再努力就有了, 为了狗蛋,都不知道欠了多少债。”

嘴巴还不停嗑着。

慢了一步出来的李国祥和徐小凤高兴地跟人打招呼,“冬梅婶,你跟二嫂聊什么啊。”

“带着这么多东西,去哪里?”

不由分说塞了一把南瓜子过去。

朱冬梅遗憾地看着结结实实的李国祥,她心目中的好儿子,要不是李寡妇还活着,这三小子就是自己儿子。

真是可惜。

不停打量着李国祥背着的篮子,里面都是什么。

“回娘家,这是娘从大城市带回来的点心,我们供销社没有的,冬梅婶要不要尝一块。”

徐小凤回答,脸上带着笑容,她这次带东西回去,可是光明正大的,婆婆亲口同意的。

再摸一摸自己的肚子,婆婆还说别给自己压力太大,是孙女也没关系,以后送去念书,成绩好的,学出来的,说不定可以当工人。

再想想只有自己才分到的糯米和红糖,这是大嫂和二嫂都没有的待遇。

“不是刚从徐家回来,又去?这么好的东西,你们留着给自己吃,我一个老太婆,吃这么好干什么。”

朱冬梅没想明白,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李寡妇这么大方。

“还不是为了孩子念书的事情,趁着天色早,随便跟娘借一点钱,帮娘分担一下债务,娘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徐小凤认真地说,明明一点钱都没有,还想着给家里人带东西,以后谁说婆婆不好的,她就跟她拼了。

“嗯,让岳父岳母知道娘有多好,不是谁都可以去大城市,还大老远带回来,还不是为了我们。”李国祥喜气洋洋地说,看着时间不早了,赶紧跟朱冬梅道别。

还得去借钱的。

朱冬梅想不明白了,为什么李寡妇就走狗屎运,这样的儿媳妇,这样的亲家,为什么不是自己的。

而且看见她苏四妹的脸色更难看了,不好上前答话。

不出一天。

消息就传开了。

还是李寡妇跟人炫耀的,她儿媳妇好,比儿子还好。

逢人就说儿媳妇看不得自己辛苦,回娘家借钱,朱晓丽和徐小凤把借来的钱部都上交。

当然,她还是分出来三个孙女一个学期的学费。

想了想,又各给了两个儿媳妇一块钱,“留着给你们买点吃的,就是我亲儿子,都没有。”

速度把钱贴身放好,心里想着狗蛋现在尝过肉以后,吃素菜就跟要他命一样,死活就是不开嘴。

愁得她头发都掉了几根。

朱晓丽和徐小凤心里想,娘真好,

“娘,咋没我的。”

苏四妹口直心快。

“你脸咋这么大,李家有难的时候,你不站出来,我是欠你的了。成,等你回娘家借钱回来,一块钱就是你的。”

李寡妇瞪瞪苏四妹,能一样吗?

想要钱,可以,先回娘家把钱借出来,别说一块钱,就是买一斤肉,自己都乐意。

想着苏家能有什么好东西,就是有,估计都到不了二儿媳手里。

“娘,四妹哪可能借来钱,苏老太比娘还小气,一毛不拔。”

李国兴想都不想地脱口而出。

嫌弃地看着自己媳妇。

心里还在烦恼自家四个闺女念书的事情。

就是一瞬间。

“娘,我想起来还有事情,丽丽,我们回房。三弟,还傻着干什么,跟你媳妇回房,把钱放好。”

李国忠在心里同情二弟一秒钟,然后就跑了。

不然留下来看娘发火啊!

居然说娘一毛不拔。

李寡妇难得自家给两个儿媳各一块钱,还在想着是不是给太多了,听到傻儿子的话,恨不得揍几下。

笑着把老二叫走。

也没什么事情,“你们不是觉得没有钱,送不了孩子念书,我这里倒是有个办法,就是太辛苦,你们仔细考虑一下,真的想挣钱吗?”

“娘,你有什么办法,我打瞌睡的时候都想挣钱。”

李国兴顾不得想大哥他们为什么这么奇怪,激动地看着娘,只要能挣钱,怕什么辛苦。

“娘,你一定要告诉我们。”

苏四妹都想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咋忘记婆婆的厉害,果然再怎么说,大兴都是娘的儿子,还是念着的。

这不,现在就有好事了。

得,李寡妇懒得跟傻子说话,这年头,带着老二夫妻去找人,有的事情,是不能在明面上说的。

李国兴和苏四妹兴冲冲地想可以挣钱,结果一个转头功夫,娘就把人买了,直言带去当三个月苦力,挣了多少,回头给自己。

这一下子就完了。

想跑都跑不了,有专人看着。

吃得不好,还得拖着饥肠辘辘的身体,面带菜色没黑没夜的工作,三个月,苏四妹忍不住痛哭流涕,可惜在这里没人会照顾她,一边哭着一边干活。

家里少了两个人,大家都适应良好,没人问去哪里。

李寡妇还跟孙女说,老二夫妻是去给孩子挣学费,谁让苏家人不愿意她们去念书,钱都不愿意借。

她又没有骗人。

挣得多,自然辛苦。

唯一知道真相的李狗蛋,感谢自己有精神力,要不是从头到尾就好奇一点,都不知道奶干了什么好事。

他盯着那家没几天,就知道苦力是干什么的。

更同情李国兴夫妻了。

不过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吃肉。

一到吃饭时间,就忍不住嗷,“肉!”

要是换个人,李寡妇早就收拾了,还想吃肉,咋不上天。

乖孙想要吃肉,问题肉票都吃完了。

赶着大儿子去抓麻雀,一天下来,都抓不了几只,而且这玩样去掉毛,根本没啥肉。

李狗蛋又一次拒绝吃草,他又不是兔子。

就忍不住盯上了外面的世界。

小短腿蠢蠢欲动。

李寡妇连续抱了二十几次回屋,狗蛋还是要走去大门口外,就知道关不住了,要是孙女,她才不管。

可是孙子。

只好招来李国忠,“狗蛋现在想出去玩,你看着点。”

她是寡妇身份,没必要,都不爱出门。

别看现在村里的老娘们天天来李家,可是她年轻守寡,按李寡妇个人说法,没出嫁时是村里一枝花,未婚的小伙子都喜欢过。

寡妇门前是非多。

这女人跟女人之间,可是闹了不少矛盾,要不是她强势点,房子都保不住。

李国忠点点头,保证完成任务。

虽然已经精神力扫过李家外面,可是真的走出去的时候,还是看得一愣一愣的,主要是他的精神力可以迷惑动物,这还是拿精神力听到隔壁朱冬梅骂李寡妇。

刚好天气热,蚊子多,他发现自己可以迷惑蚊子以为他是蚊子,就在朱冬梅身上试了试。

就在李家人还在说这两天没听到蚊子嗡嗡的声音。

隔壁的朱冬梅不知道有多倒霉,大白天的,都有蚊子就好像专门叮她一样,晚上更厉害了,头顶上一片黑云,恨不得吃饭时间都躲在蚊帐里不出。

投机倒把的事情,她可不会给人留下把柄。

心里打上天上飞的小鸟的主意。

这麻雀谁还不会打几只,一样是肉。

且说李家三个儿媳妇回娘家是什么情况。

一个个说着婆婆的好话,然后透露想要养几天,好生个孙子的事情。

这当娘的心,都是心疼自己孩子的。

闺女没个儿子,总不是个事。

谁不知道李家最缺孙子,要是生个了大胖小子,就可以干轻松活,而且有了孙子,李寡妇还不得有什么好东西,都供着女儿。

想要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

苏四妹家条件是最差的,听她名字,就知道苏家孩子多,苏老太别的忙帮不上,还是默认闺女回来两天。

不过还得干活,当然,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干,找人问了看有没有生子的偏方,还指望苏四妹赶紧生个儿子出来,到时候就可以理直气壮拿东西回娘家。

苏四妹回家以后,干活比在婆家还多。

忍不住又念起来婆婆的好了。

至于朱晓丽和徐小凤,比苏家条件好得多,在娘家,可是非常受欢迎的。

在这里面,说亲的事情还发生一点事。

李寡妇人老成精,知道娶儿媳妇,要什么样的,主要是家里兄弟多,还是唯一的姑娘,受宠的,不是个拖累。

脸蛋漂亮有什么用。

朱晓丽长得只能说不算难看,问题她皮肤黑啊!

说亲的李国忠长得方方正正的,她心里就愿意了,聘礼没多少,可以说是倒贴,娘家给准备了不少东西,比李寡妇还准备得充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