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朱晓丽还吓了一跳, 一个黑影翻进家。

还好是自己男人。

就像是找到了靠山似的,拉着李国忠的胳膊就抱怨。

“你说娘是不是吃错药了, 丫头片子上什么学, 我不是一样没有念书过,而且还说要分东西给老二和老三。”

这个家的东西都是她儿子的,看见婆婆同意念书的事情, 能不心疼得紧吗?

噼里啪啦就是一大堆话。

反正都是抱怨。

李国忠一惊, 赶紧东张西望, 就怕娘听到了话,还不得收拾自己两个, “闭嘴!娘不在吧。”

想着这一趟出门,他的小心脏有一点承受不住。

不仅仅爹没有死,娘表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乡下老太太的样子, 手头还有宝贝。

件件事拿出来, 都可以吓死人。

“没,带着狗蛋去摆龙门阵了。娘真是的,儿子身体才刚刚好,不让在家里休息,还带着出去玩。”

朱晓丽完忘记是李寡妇一出门, 狗蛋就是巴着大腿不放,最后李寡妇可舍不得说孙子, 就带着一起出去。

她还想好好跟儿子说说话, 要知道这次的事情, 可把人吓得不得了,自己就这么个宝贝儿子,可千万不能出任何问题。

看见李国忠这怂货,简直恨铁不成钢,这么怕娘干什么,不仅仅是李国忠,她两个小叔子有的时候见了娘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不就是一个老太太吗?

听到娘不在,李国忠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你端水出来给我喝,渴了大半天,以后千万别说娘的坏话,抱怨也不行。娘不容易,你就当是为了我,孝顺她老人家。”

等咕噜咕噜喝了好几碗水了。

总算是活过来。

看见媳妇眼睛放光地准备要翻东西,赶紧阻止。

去关上大门。

问清楚,家里没其他人,就把东西放回娘的房间,重要的是还是把娘干了的什么告诉媳妇,反正招惹谁都可以,别招惹娘,吃不了兜着走。

老太太的能耐大着呢!

听得朱晓丽一愣一愣的,“你不是唬我吧。”

“骗你是孙子,我娘手头估计还有好东西,三百块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花出去,就是村长都没怎么豪气吧。就算老三家的生了孙子,我们狗蛋还是长子长孙,没有人比得过。”

至于老二家的,就是真的生了孙子,估计有这么个亲娘在,李寡妇是绝对不会喜欢的。

李国忠到现在还在心疼这么多钱,就这样花光,要是他可以阻止就好了。

“可娘怎么叫我们回家借钱。”

朱晓丽想不通。

“你傻啊,我们不去借钱,我弟更不会去借,到时候钱放在娘手里,便宜的还不是我们儿子。你娘心疼你,现在能补贴就补贴,以后老得不能动,还不是你嫂子当家,我们上门估计都没什么好脸色,何况我们现在存着钱,岳父岳母老了以后,还可以多买一些东西回去看看啊!”

朱家条件比自己好,李国忠是承认的,可岳父岳母的钱不借白不借,到日后,不是朱老太管家,估计什么东西都抠不出来。

不趁着现在,能捞多少是多少。

以后就没机会了。

朱晓丽:……

想着自己几个嫂子,她男人说的事情,还真可能发生。

“媳妇,这些年辛苦你了,瞧这是什么,粮票,改天我们去吃一顿好的,就我们两个人。”

李国忠含情脉脉地拉着媳妇的手。

刚还想说什么的时候。

门突然打开了。

李国兴和苏四妹尴尬得要死,不是听到娘回来了,火急火燎赶着回家,结果就听到说侄子好了。

苏四妹来不及失望。

结果看见大伯说情话。

问题是朱晓丽这些年是越来越胖了,生了孩子以后,根本就没想跟控制体重,按她的说法这叫有福气。

一年到头,大部分人大米饭都吃不上一顿的。

胖子的确是找不出来几个。

朱晓丽以胖为骄傲,没有错。

可是问题她黑啊!

这画面简直辣眼睛。

李国兴觉得大嫂一直都听大哥的话,处处以大哥为主,训妻有道,还想问问,怎么管住自己婆娘的。

可是现在看来,对着这样的脸,这样的身材,大哥都可以睁眼说瞎话,他是服气的,怪不得在娘眼里,自己比不上大哥。

这牺牲,他可做不出来。

苏四妹平时还记得自己说大嫂傻,现在想想,傻的是自己才对,可是想着自己男人可没这样这样对过自己,自己夫妻可是自由恋爱的,难道还比不上相看的,心里就不太舒服。

“二弟,回来了啊!”李国忠挺淡定的,对自己拿出来的粮票,都让看见了,就给明路,“我岳母心疼丽丽,就给了粮票,让我带着去吃一顿好的。”

反正二弟还能追去朱家问,粮票的事情不成。

朱晓丽自然知道这不是娘给的,笑眯眯地拉着苏四妹说话,“娘回来的时候,听说你们要送孩子去学校的事情,说非常支持,可惜家里没钱,只能你们想办法。”

李国兴就激动了,“娘真的这么说。”

要是娘不同意,他还不敢提出。

不过对苏四妹来说,完了。

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李国兴稀罕闺女,可是她不是这样想的,生在孩子多的家庭,女孩子在苏家就是赔钱货,弟弟哭了,是她的错,弟弟不听话,是她没带好,为了弟弟挨打,已经是家常便饭。

在她潜意识里,就认为生女娃娃,是没有用的。

就得生儿子。

“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就是心疼我们,要不是狗蛋这次生病,我们还借了钱,别说侄女的学费,我们小时候想念书,可没这个机会,别看娘骂我们,事实上都是为了我们好,你还记得小时候……”

李国忠脑子转得快,读几年书,到时候还可以说到条件好一点的人家,是好事。

笑眯眯地跟二弟联系感情。

不着痕迹说着娘苦啊!

一个人辛辛苦苦拉扯大他们三兄弟,娘脾气不好,还是生活逼的。

以后要好好孝顺娘。

苏四妹就这样看着她男人就跟个傻子一样迎合大哥的话。

再看见李国忠随手就把粮票给朱晓丽收着,人比人,气死人啊!

心情更加复杂。

万万没想到,更大的绝望还在后头。

李寡妇张口就来,说自己找到了以前认识的亲戚,人家借了很多钱给狗蛋去看病,然后又把几样吃的和布料分了分,“别人是好心,可我们不能仗着人好心,就不想着还钱,我想着你们有办法的话,就想想办法,早日把钱还上。”

又来了,又来了。

李国忠要不是跟着娘一起出门,知道这亲戚是不存在的,差一点信了娘的鬼话。

李国祥赶紧就把徐老太上次给的钱交了出来。

徐小凤一点意见都没有,娘不仅仅给了大城市的高级点心,还有手电筒,这可是稀罕货,还有布料,更让她惊喜的是糯米和红糖,都是特地给指明给自己的。

大嫂和二嫂都没有。

“娘,你看还差多少,我回娘家借。”

婆婆对自己这么好的,这是应该的。

“娘,我年底分多少钱,部都给你,怪儿子没能耐。”

李国兴后悔啊,深深地觉得苏家真的是冷漠,不像大哥和三弟的亲家,帮衬了多少。

真的是太对不住娘了。

苏四妹更是尴尬,显得自己娘家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明明别家的儿媳不是这样的,怎么到了李家,就好像娘家不出钱不出力,就是错。

她完想不通。

“你们有这个心就成了,别给自己太大的负担,娘还可以干得动几年。”

“娘,这怎么可以。”

“我想办法借钱。”

“我努力干活挣工分。”

都是孝子啊!

感人啊!

苏四妹特别是听到嫂子和弟妹跟着安慰婆婆,劝服别辛苦,一切有她们。

更是绝望了。

这个傻儿子。

“大妹子,我这儿子是第一次里,家里要不是遇到事,没米下锅,我们都不会冒这个险啊!”

李寡妇沉重地说。

年纪比李寡妇还小,却口口声声称李寡妇为大妹子的老太太,深以为然,还安慰了李国忠几句,“年轻人,谁不是逼到了这个头上,才出现这个地方,别紧张,我们这里安得很,谁没个亲戚朋友,上头检查的人,也不瞧一瞧自家人是不是在。”

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没办法了。

再说了,还有人把风的。

没这么容易抓。

李国忠悲痛欲绝,老太太根本就不懂他的苦逼,娘咋可以说谎话这么溜,张口就来。

十句话,就半句是真的。

怪不得娘混得比自己好。

想着他们几兄弟还觉得自己是聪明人,以为自己的小心思,娘不知道。

现在看来,只是懒得理睬罢了。

“老姐姐,你是不知道我这里面的苦啊!儿子大了,有了媳妇忘了娘,良心大大的坏,一个个就想单独飞,闹着要分家,我一个老太婆实实在在是没有办法,还好遇到老姐姐,不知我都不知道怎么办,连吃饭都成难题。”

李寡妇咬牙切齿地说。

“那他是?”

老太太还以为是李寡妇的儿子。

“娘家侄儿。”

李寡妇一脸沉痛。

“这儿媳妇都没个好的,我儿子就是娶媳妇以后,天天都想着我们老两口的钱,接我们的工作。”

老太太简直就是找到了同道中人。

两个老太太骂起自家儿媳那叫一个狠。

唯有李国忠一脸懵逼,什么叫娘家侄子,娘,别随便给他换个身份,起码提前通通气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