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俩差一点反目成仇,什么鸡皮蒜毛的事情都拿出来翻旧账, 反正都是你对不起我, 我为这个家付出多少,就差一点撕破脸。

王立新话是说出去了, 可回过神来又后悔了。

离婚, 丢人大发了。

特别是他这样的职业,要是外人知道了,肯定少不了指指点点。

可是刘诗雨不情不愿, 就非得离个干干净净了,不然还当她离不开男人啊!

最后王立新还是大出血,亏了不少,两个人商量好,虽然离婚了, 只让自家人知道,不许告诉别人。

“不离你就不是男人,难道我还会把自己离婚了, 到处跟人说, 什么时候把你的东西给收拾好。”

刘诗雨虽然得了房子和钱,可是心里还是不舒服,气冲冲地走下楼, 看见好像在偷听模样的李十花,这个小蹄子也不是什么好货, 整整衣服, “听什么呢?需要不需要我给你重复一遍, 就算我离婚了,你真以为他就能认你这个孙女。”

李十花咬住了下唇,眼里一闪而过的鄙视,隐隐约约有听到吵起来,她倒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可不能做得太明显了。

离婚?

怎么可能,上一辈子就是她人死的时候,都没有听说过这两个人感情生变。

难道是她的重生,改变了这么多事。

爷爷还能有上一辈子的成就?

心里越来越问号,可惜谁都不能给她答案。

刘诗雨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走了。

她还得找大哥商量,离婚以后,自己应该怎么办,没时间留下来跟个小丫头聊人生。

“好你个王立新,真当我们刘家没有人了,小妹,你好好在家住着,我看能谁敢有什么意见。”

回头就找人去收拾王立新一顿。

真当他们刘家好欺负啊!

陆建铭气得坐不住了,他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小妹,还以为她过得好,没想到王立新居然恢复记忆,而且还想认儿子。

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居然一声不吭。

估计安慰刘诗雨。

刘诗雨就这样坐回了娘家。

可是她大嫂可不是吃素的,怎么可能同意让嫁出去的小姑子回家占便宜,而且还有一个孩子没成家的。

男人糊涂,她可没有糊涂。

至于刘雨欣,敏锐地察觉到大舅舅和妈隐隐约约嫌弃的目光,没了过去的喜欢,整个人的态度都变了,心情非常不好。

她天天都闹离婚,可是这婚可不是好婚的,何况她前头还离过一次。

没有人支持她离婚。

结果就跟以往一样哭诉她在婆家受了完,结果她天天说离婚的,没有离,妈就离了。

对自己还没了过去的耐心。

她是过来求安慰,没人在意自己不说,还让自己别闹了。

陆建铭为什么喜欢刘雨欣,是因为她是小妹唯一的孩子,可是因为这个外甥女,都害得小妹离婚了。

自然就没了过去的好声好气。

李寡妇突然接到了小儿子的电话。

满脑子的问号,发自内心的呵呵,王立新和刘诗雨离婚了,然后刘诗雨的大哥把王立新给揍了,李十花跑回家……

真是热闹啊!

“娘,你快想想办法,我可不想认什么爹,还有十花怎么办?”

李国祥想想都觉得头疼,不过还是决定跟娘说清楚,不是他主动联系王立新的,是这老头天天烦着,都打扰到了自己了。

这些事情,不好跟媳妇说。

还有十花,怎么说是自己的闺女。

“你生的好闺女,倒是来问我意见了,我可不管这么多,你想认就认,反正又不是跟我过日子。”李寡妇倒不是觉得那两个人离婚了,就想干什么,而是怕老校长想太多,“这一件事别告诉了你爹,免得吃醋,小孙子现在可听话了,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都不挑食了,我瞧着身体比之前健康,想着多住几天,你要不要跟他通通电话?”

李寡妇兴致勃勃地说道

三个小的为了争着跟狗蛋,天天都比着卖力干活。

挑食,不存在的。

煮成什么样,就吃什么。

不会有不喜欢吃的菜,就闹脾气绝食。

无论是爷爷奶奶,还是狗蛋这个哥,都不会纵容他们,爱吃不吃,不想吃,饿几次,就知道了。

现在都会自己洗衣服,收拾自己了。

李国祥不敢相信,娘说的是自己儿子吗?

一直到儿子过来。

中气十足地说着乡下好玩的地方,掰着手指头说着他都帮忙干了什么,还说要把他挖到的野菜,可惜不能放几天,不然还可以给爹娘尝一尝他的劳动成果。

还说在这里交了很多朋友。

山上真多能吃的东西。

他在学校里看见几个家里条件不好的同学,衣服都是穿别人的,就问能不能把他的衣服寄几套过来,给同学。

李国祥放下电话,还一脸懵逼,这是他亲儿子吗?

咋感觉换了一个人似的。

就算是有人喊他,都恍若未闻。

好不容易等整理好思绪,二话没说就跑去跟大哥和二哥炫耀去,平时都是他听两个哥哥炫耀孩子,终于有一次可以压过去的了。

还是他的小儿子。

真是万万没想到啊!

“哥,你没亲眼听到,我这心里舒坦啊!”

小儿子终于懂事了。

还是娘会教孩子。

“别以为就你儿子跟着娘回乡下,我闺女也在,不行,我得打电话去问问。”

李国忠不甘示弱,可不能让老三家的得意,不过想着小闺女的霸王性子,到了李家村,还不知道怎么闹腾的。

再暗暗摸了摸大腿某处紫了的地方,媳妇太狠了。

不是孩子跟娘去玩几天嘛!

而李国兴就这样看见老大和老三当着自己的面夸孩子,再想想他小女儿,他都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地方。

这个孩子冷血着,无论你是打还是骂,都无所谓。

不过等三个小的回京里的时候。

三个粗心的男人看见自家的孩子晒成黑炭头的画面,绝对没心情炫耀孩子了,估计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而李寡妇的粗养孩子,明显是非常成功的。

至于儿子和儿媳妇怎么想,她完不在意,要是他们会教好自己的孩子,她压根就不想多此一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