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一定是觉得有什么好东西, 落不到他们手头,都不想着给家里带东西了。

还是大儿子有能耐。

“你看着乖宝, 我出去一下,进去喝口水, 乖宝喜欢肉,一会出去转转, 打几只鸟回来,瞧你这衣服脏的。”

李寡妇嫌弃地拍一拍大儿子的衣服, 然后速度跑到了隔壁, 一点都没拿自己当外人, 看见没人, 就知道朱大傻子一定是躲在屋里,果然在屋里找到了人,故意拍一拍自己手头的鸡毛,直叹气, “我这亲家就是好, 知道我们家少了只母鸡,这不, 赶紧就让我家大忠抱只回来,太客气了!大忠也是傻,亲家给, 他都不知道推一下, 我们家不差一只母鸡。”

谁说的, 这年头, 想养鸡,还舍不得粮食,很多家人的鸡比人还瘦,有的人家,还舍不得养呢!

这样的亲家,的确是大方,反正村都不知道第二个这样的亲家。

然后又大声音嚷道,这母鸡真的是太胖了,大忠一路上都抱得气吁吁,问朱冬梅家的闺女回来不回来,到时候准备给点什么东西走。

大门开着,李国忠还没有进屋,就听到娘的大喇叭,问题他什么时候气吁吁了。

跟抱着的母鸡大眼瞪大眼。

“咕!”

一堆热乎乎,新鲜出炉的鸡屎落下来。

李国忠:“……”

他倒想弄一鸡三吃,才顶得住自己这衣服,为了去朱家,他特地找出来最好的衣服,平时都舍不得上身的。

不过想着估计在娘心里,他是比不上一只母鸡的,还是不要去挑战在娘心里,到底是要鸡,还是要儿子。

……

李寡妇炫耀完亲家,好像才想起来朱大傻子没儿子,更没机会挑儿媳妇,同情地说,“闺女好,闺女贴心,我最喜欢让儿媳妇回去看看亲家了,我次次都说,有什么活就让我儿子干。”

自己这样通情达理的婆婆,上哪里找。

最重要的是亲家大方,次次都不让儿媳妇空着手回来。

除了苏四妹这个糟心货,榨不出什么油水。

朱冬梅红了眼眶,好什么好,自己闺女都没有一个有良心的,平时都不回来看自己,还想要东西。

做梦。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还想贼不走空,学李家的儿媳妇,看自己不打死她们。

“谁家有这样的儿媳妇,就享福了。”

谁家摊上这样的闺女,倒了八辈子的霉。

李寡妇一叹,往自己脸上贴金,毫不害羞地说,“还不是有我这样的好婆婆,谁家孙女可以吃饱饭,我连大孙女都舍不得让她下地跟大人挣工分,亲家应该感谢我的。”

要是长坏了,可就卖不上价格,呸呸呸,不好要多一点聘礼了。

天天干活,还不给吃饱饭,就不怕长得磕碜,砸锅里了,村里那些姑娘长大,能比得上自家孙女,她还让孙女多多学干活,平时大中午的时候,基本不让出门,捂得白白的。

别跟朱大傻子一样,不好好养闺女,不仅仅孩子跟自己离了心,嫁得近的,都不想回。

她还想放长线钓大鱼,孙女嫁得好,以后还不得拿好东西回娘家,家里就一个弟弟,还不得拉扯一把。

娘家人有出息,在婆家才有脸面。

平时就没少对孙女说这样的话,以后一定要对孙子好,日后娘家兄弟有出息,在婆家才可以挺直腰杆。

朱冬梅气个半死,深深后悔她躲什么懒,不就是不舒服吗?

现在好了,听死对头唠唠叨叨了大半天,更不舒服了。

“你出来这么久,应该回去看孙子了。”

谁还不知道谁,说这样的话,亏不亏心。

李寡妇炫耀完了,神清气爽,她一个寡妇的日子过得比有男人的,还红红火火,“你身体老是不好,要不要让我儿子送你去卫生所瞧一瞧。”

看在儿子吃了不少朱大傻子零食的面上。

她儿子有三个,随便叫个都可以帮忙送人去卫生所。

“我这是老毛病,不用,你回去看你孙子吧。”

朱冬梅一点都不想看见死对头的脸,明明心里不乐意,可惜还不能撕破脸。

等李寡妇出了家门,忍不住就是呸的一口。

李寡妇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直奔乖孙,熟门熟路一揩,“没尿,乖孙,我们去尿尿哦。”

李狗蛋生无可恋,让一个老太婆给非礼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接下来李寡妇的行为,麻利儿抱起孩子出大门,双腿一分,在嘘嘘声中,身体一个控制不住,尿了。

而罪魁祸首还没忘记抖抖他的小鸟。

估计是看着太阳还没下山,温度刚刚合适,不会让孩子吹风。

就吩咐大儿子帮忙烧水。

李寡妇可不像别人家,随便对付着照顾孩子,有的不洗澡,就是擦一擦,她然后拿着毛巾从头到脚把大孙子猥亵了一遍,连屁股缝隙都被掰开猥亵到了,看着满意了,才抱着回了屋。

就这毛巾,家只有一条,还是李狗蛋才有的,别人想摸一摸,都没有机会。

认为乖孙今天不玩水,没吵闹,肯定是心疼她这个奶奶。

换了个人试一试,嘴里还念叨,“我可怜的大孙子啊,也不知道你叔叔带回什么东西,最好是粮食,那地里的粮食,我看着今年收成也不咋的,到时候得想办法换细粮,给你吃糊糊。”

她乖孙可饿不得。

家里就三个人,吩咐着大儿子看住乖孙,她去弄吃的。

简直就是噩梦,李狗蛋一脸懵逼。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干什么!

他希望自己在做梦,清醒以后还可以看见三个小弟哭着喊大哥。

结果还是在这里,愈发绝望了,想到他现在就是个小短腿,以后这样的日子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

他一天都不能忍。

一定要奋起。

结果一阵特别的香味传到鼻里,他还没有闻到过这样的味道,想到了鸡汤,这可是自己吃过最好的东西。

老实说,他对吃的不挑剔,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成。

一脸严肃地等着投喂,眼睛死死地盯着糊糊,他还以为自己跟过去一样霸气外露,有着小弟的男人。

结果在李寡妇眼里就是一个水汪汪的奶娃娃,眼睛跟着自己手里的饭碗转,老脸一笑,就怕乖孙不吃,“别急,还热着。”

李狗蛋急啊,这么香的东西,是什么,他就想尝一尝味道,然后想着小弟什么的,那有吃的重要,就不怪老太婆的非礼了。

对李寡妇的好感涨了又涨,过去他辛辛苦苦跟人抢东西,这人都不用自己去抢,就把吃的送到嘴,很快就被塞到嘴边的糊糊吸引了目光,肚子直叫。

自然是比不上鸡汤有味道。

可是鸡汤是水,这个顶饿。

眼前一亮。

催促着要喂快点。

完忘记刚刚他还在纠结自己大哥的尊严哪去了,如果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来一份吃的,如果还不能解决,就来双份。

“好好好,都是乖孙的,慢慢吃。”然后李寡妇凶巴巴地逼着大儿子,“你去亲家问问,有没有细粮,肯定是晓丽的奶不好,才不愿意吃,乖孙可受了大委屈了。”

她可舍不得乖孙跟着吃粗粮。

李国忠自然点点头,看着儿子吃得香,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娘,你放心,那次我没成功带回东西的。”

拍一拍胸脯。

朱家的人还指望自己儿子有出息了,好拉扯朱家,咋可能舍不得这一点东西的。

再说了,自己不好直接说,不是还有媳妇嘛!

“别老是想朱家给东西,要有来有往,你平时琢磨自己能弄得什么送过去,最好表现自己的心意的。”

李寡妇教儿子,多学学她,就是一把菜一把粮食,起码都是亲手种出来的。

“娘,你说我能送什么?我不如你老人家聪明,你就直接告诉我吧。”

“滚,自己去想,不是还有你媳妇在,问朱家人都喜欢什么,这礼物最好是送到心头上。”

“岳母最希望我们狗蛋有出息,以后带带她家的蠢蛋。”

李国忠非常骄傲地说。

李寡妇咋觉得这话有一点熟悉,不管了,“可不,我们狗蛋儿以后可是娶大官闺女的人。”

还在想着一会能不能吃糊糊的李狗蛋,忍不住擦一擦口水。

李寡妇也不敢给,这小人儿能吃多少,摸一摸乖孙的肚子,事实证明他吃不下了。

小娃娃吃起东西不知道节制,大人还不清楚啊!

李国忠看见娘为难的表情,忍不住恐吓,“再吃下去,肚子就要穿了,小心大夫给你吃苦苦的药,赤脚医生可是不会给你糖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