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可惜他倒是想吃。

李寡妇也不敢给, 这小人儿能吃多少,摸一摸乖孙的肚子, 事实证明他吃不下了。

小娃娃吃起东西不知道节制,大人还不清楚啊!

李国忠看见娘为难的表情,忍不住恐吓, “再吃下去,肚子就要穿了, 小心大夫给你吃苦苦的药, 赤脚医生可是不会给你糖的。”

为什么特别要说最后一句话。

因为之前去打针, 人家给过一块糖,这傻儿子就念念不舍,还时不时指着要去打针,为了一颗糖, 就把自己给卖了。

傻小子。

李狗蛋无奈地看着面前的智障, 当他是五岁小孩子啊,这么好骗!

要吃。

抢走他吃的, 都是敌人。

可惜李国忠眼神太不好, 在他看来儿子这是想跟自己这个亲爹玩。

一把抱起狗蛋放在肩膀上, 逗着儿子要骑马。

等李寡妇回过神来, 马上给大儿子一巴掌, “别吓我乖孙, 要是今天晚上吓掉魂, 看我不收拾你。”

小孩子魂轻, 是可以随便可以吓的吗?

又是打针, 又是放这么高的。

赶紧抢过乖孙哄道,说晚上还有糊糊,还有其他的吃的,反正家的粮食在她房间锁着,谁都别想摸。

都是乖孙一个人的。

李狗蛋亮晶晶地看着,赶紧抱大腿,这才是大佬啊,听着还有什么可以吃的,就忍不住流口水。

为了一口吃的,就是让他跪下叫爸爸。

都没问题。

清楚地认识到这个家是谁说了算。

李国忠彻底看傻眼了。

他还挺委屈的,不是看见娘为难,自己就想帮忙哄哄孩子。

再说,这可是他儿子,在这个家,他为什么比两个兄弟地位高,是挣的工分高,还是特别聪明。

错,是他有儿子。

干什么事情,都不如有个儿子,得娘高看一眼。

“娘,我这就去给狗蛋摸鸟蛋。”

看见娘看过来不善的目光,李国忠打了个颤抖,忍不住后退几步,知道娘最看重什么,赶紧就说完话,跑了出去。

就好像后面有什么追一样。

“别忘记打几只麻雀,要是死鬼还在,我乖孙想吃什么肉没有。”

李寡妇赶紧追了出来,大声吩咐,反正麻雀又不是什么大的野物,抓住了,就光明正大拿回来,没人拿这个说事。

给她乖孙弄一块肉容易吗?

而李狗蛋脑子里面不停回响一个字,吃肉

后知后觉发现这里居然有肉吃,以前想吃肉,别开玩笑,确定自己不是去跟异兽送肉的吗?

朱冬梅听到声音,忍不住鄙视,这隔壁家大小子还没长大啊,跟小孩子抢吃的。

当天夜里,李狗蛋发烧了。

他还是有意识的,忍不住发出笑声。

对啊,这正是觉醒异能的预兆。

可是李寡妇不知道啊!

而李国忠一脸的绝望,还不敢跑,脑子里面是完了完了。

李寡妇杀气腾腾,怀疑乖孙是不是吓了。

还发出笑声。

谁生病了,还一直笑的。

不会是烧傻了吧。

顾不得收拾儿子,“去叫三姑,要偷偷地,避开所有人,别让人看见。”

李寡妇咬牙切齿,顾不得了。

这可关系到自己乖孙,什么封建迷信,平时她也不爱跟三姑等人来往,还是这个特殊时期。

要是有人告诉民兵队长,这个家,就永无宁日了。

“娘,三姑过来不安,我带着狗蛋去。”

李国忠一个哆嗦,他又怕出事。

可是看着烧得像虾子的儿子,不能再拖了下去,想起来村里就有个傻子,就是发烧,烧傻的,谁都不愿意养傻子,就把人带去后山,再也没出现过。

可是谁都没有说,就当傻子没存在过一样。

谁家都困难,别说没有傻,就是灾年的时候,健康的孩子都立不住,人活着只能向前头看。

明明脚软了,还想去抱儿子。

李寡妇眼一眯,定定的看了李国忠一会儿,笑了“我倒是想看看谁拿我老太婆怎么办,你在家,我带着乖孙出去。”

这可是李家的独苗苗。

她怕过谁。

交待家里都有什么东西,只说钱放在这里,留了个心眼,没说有多少钱,说不定她还可以回来呢?

“娘,还是让儿子去吧。”

李国忠坚持。

“滚,老娘活够本了,我命大得很,就是最困难的时候,带着你们几个拖累,所有人都觉得我不是改嫁就是饿死,隔壁家的,天天等老娘死了,好接手你们几个,我就是不死。”

李寡妇冷笑,当年最小的老三还小,养得熟,大的两个儿子知事了,谁养谁嫌弃是个麻烦。

灾年的时候,她一个寡妇没个娘家帮衬,婆家没能耐帮忙,靠自己想尽办法,还不是成功把三个儿子拉扯长大,并且都给娶了媳妇,自家还是村里过得比较好的人家。

她命长得很。

李狗蛋完想不到李寡妇和李国忠冒着多大危险,要是让人抓住,可不是开玩笑的。

谁都不知道这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反正朱家带回来的鸡,没养够一天,又易主了。

李狗蛋还不知道自己的异能是什么,处于虚弱期,看起来病歪歪的样子,除了眼睛大得吓人,胖娃娃肉眼可见瘦下去。

还有人说这李寡妇克夫,现在克了唯一的孙子,养不活了。

看见的人都摇摇头。

李寡妇和李国忠什么都没有说,只要人活着就成,想方设法弄一口吃的给孩子。

李狗蛋吃什么都吐什么。

偏生还喂什么都愿意开嘴。

看得李寡妇背过身擦眼泪,想着那时候要是不阻止孙子吃糊糊就好了,现在糊糊都吃不下肚。

这消息就传到了三个儿媳家。

一个个有了自己的小心思。

朱晓丽吓得半条都没了,怪不得自己男人没来看自己,带着朱老太给的东西,马不停蹄跑回家。

看见儿子一下子就瘦成这样,忍不住泪崩。

“我的儿啊!”

“哭什么哭,让乖孙看见不是跟着难受吗?”

李寡妇比任何人都稳得住。

可朱晓丽冷静不了,她回娘家的时候还好好的,不敢指责婆婆,只能打骂自己男人,指桑骂槐。

李国忠是个男人,他关心儿子,不过情绪表露没媳妇多,随便她打,担心娘有意见,最后拉着媳妇进了屋冷静。

李寡妇面无表情。

苏四妹听到消息的时候,不相信,然后是狂喜,李狗蛋出了问题,最得利的肯定是自己和李国祥一房。

最重要的是回婆家表忠心。

跟苏老太说了一声,就带着男人闺女回家了。

李国兴是孝子,最关心的肯定是亲娘,侄子可是娘的命根子,根本就不敢耽误。

就怕真的出事。

苏四妹摸着自己的肚子,她心里已经想着一定要吃娘给自己寻摸来的药,赶紧生儿子。

徐家这头。

徐小凤倒是没想太多,她肚子还有娃,徐家人以这为理由,把闺女留下来,“你们家这会肯定是特别乱,小凤肚子大,不方便,再留几天,这是我给亲家收拾的东西,你给带回去……”

李国祥能说什么,他什么都没有说,带着东西就往家里跑。

徐老太等女婿人不见了,点了点闺女的头,“我听到你婆婆这命不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你别回去,好好养胎,一举得男,到时候婆家还不得捧着你。”

不敢去赌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寡妇的确是晦气,要不是女婿好,她当年可舍不得让闺女嫁过去。

至于李家的大孙子出不出事,现在都比不上闺女的肚子重要。

在女婿面前,有的话,她都不敢说。

趁着有机会,多教教闺女。

“女婿还是太看重她娘,不过你才是他的枕边人,平时娘教你的话,做到了没有?你和女婿才是一家子,别便宜了他大哥一家。”

闺女还这么年轻,要不是不能生了。

想到亲家的东西部都喂给了孙子,她可怜的外孙女。

“婆婆很好!”

徐小凤是个老实的,对比别家的婆婆,李寡妇已经非常好了。

每次坐月子都尽心尽力,生的女儿虽然不喜,可是也不打骂,更不让给村里的女娃娃一样,小小年纪的就带着弟弟,帮忙干活,或者下地挣几个工分。

李寡妇的心里话,把乖孙交给个丫头片子,她还不放心呢!

再说了,她男人说了,娘以前太辛苦了,得多孝顺。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一根筋的,一点都没学到我精明能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