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不过当大儿子献宝的时候,立刻阴转晴, 露出笑容。

不过笑容没一分钟, 就板着脸吩咐人。

“还用我教吗?把鱼杀了, 关门,老大去门口看风, 要是有人问就说抓了条小的,刚好给我乖孙补身子,麻利点。”

留在家的人马上就动起来。

在干活这方面,还是苏四妹手脚最快。

这年头,大家都穷, 有什么好的,这些人就跟猫儿闻到腥味一样。

最重要的把鱼给下锅, 只有吃进肚了,才算稳当。

谁都没有意见。

好家伙, 起码有几斤重。

三两下, 把鱼头剁碎, 干净利落煲起鱼汤。

鱼身让李寡妇一狠心, 擦了一层盐,仔细放回她房间。

果然还没有一会。

就有人过来。

带头的是朱冬梅,一伙人将屋子死角旮旯都转几遍,其实更想进屋里看看, 可惜李寡妇是不会请她们去看的。

“这点鱼哪里够家塞牙缝的, 去隔壁豆腐佬哪里换些豆腐回来, 动作快点, 等着下锅的。”李寡妇满脸笑容地说着,热情地拉着人说话,“瞧我这记性,丽丽,死哪里去了,出来给婶子倒水。”

“不是说抓了一条大的,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啊!”

朱冬梅顶着满头包,听到李国忠抓了鱼,什么都顾不得,就过来看看。

可惜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难道是李寡妇藏起来,不是没这个可能。

“都在这里了,鱼不大,乖孙身体还虚着,老三家的怀孕,没吃啥好东西,这不,看见有鱼,赶紧煲上了。听说今天河里都有人抓到鱼,我这个老骨头得去河边转转,说不定还可以抓住一条。”

李寡妇一提起这个话题。

大家就七嘴八舌说着今天不知道咋的,不过李国忠不是第一个抓到鱼的。

她们就是过来看看,想看看鱼。

没想到李寡妇动作这么快。

反正要是小鱼的话,谁抓住就是自己吃,也没人说。

不过大鱼的话,就不行了。

朱冬梅咧了咧嘴角,看向李寡妇,不过想着既然这鱼汤是有祥子媳妇的一份,她还不是别开口了。

“我倒是喜欢吃小鱼,就是得不少油,吃一次,半个月都不敢放油了。”

“我觉得鱼汤更好,我当年生了孩子后,坐月子的时候吃了几顿,奶就马上下来了。”

“去年分鱼的时候,我家的咸鱼到现在还有……”

不知不觉又歪了话题,说现在的年轻人的不会过日子。

意有所指。

大伙勒紧裤带,不干活的时候,恨不得喝水饱。

偏生出了李寡妇这个叛徒,大有今天吃完,以后不过日子的意思。

所有人都在说李家继续让李寡妇当家下去,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结果人家亲家突然冒出来,谁不知道送钱又是送粮的。

还有讨教起来李寡妇怎么做的,居然把儿媳调教得服服帖帖不说,儿媳妇的娘家更是没话说,村人都羡慕得紧。

一直到了李国忠买了豆腐回来。

大家的脚就好像生在了地上,都不动了。

鼻子时不时动几下。

朱冬梅更是想留下来吃饭,喝一口鱼汤都成啊!

不知不觉,就把话说出口。

“成啊,你们回家把自己的口粮拿过来。”李寡妇非常爽快地说,马上看见大家黑了脸,就当看不到,“你们不会想白吃的,让我吃亏吧,这可不行,你们留下来吃一顿,我孙女得好几天不能吃饱了。要不,你们在我家,回头我带着孙女上你们家,一家去吃一顿。”

“我想起来还有事情,下午还得上工的。”

“不知道我儿子现在有没有抓到鱼。”

“我家老头子肯定不会进厨房,我得回家了。”

马上,人就跑光了。

吃李寡妇一碗没肉的鱼汤,要是回头她带着七个孙女吃一顿,家还不得炸。

太亏了!

就是朱冬梅都不敢留,要是这样,她当家的,还不得狠狠地收拾自己,还是第一个跑的。

李寡妇还在后面喊一句,跟着出了门口,“咋这么快走了,留下来吃一顿,人多热闹,我家有鱼汤,说不定还可以一人分一口。”

一个个跑得更快了。

心里骂着李寡妇太会计算了,喝她一口鱼汤,得补一顿饭。

傻的,才留下来。

家人本来还紧张地要死,娘咋要这帮老娘们留下来,还不得穿帮,锅里就鱼头,没鱼肉。

不由得崇拜地看着娘。

姜还是老的辣。

“娘,我给揉一揉肩膀。”

“娘,喝水。”

“奶,我给你拿凳子。”

……

李寡妇抬起下巴看向大家,“还好这帮人都是傻的,看不出来你们紧张,没出息的,什么叫临危不乱,大将之风,瞧我乖孙,就是坐得住,像我。”

满意地点点头。

孙子像她,越是关键时刻越是不能掉链子。

恨铁不成钢,这帮没出息的,还有得学的。

“娘说得对,像娘好,有出息,没有娘,哪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

李国忠竖起来大拇指。

“狗蛋要是学到娘的几分本事,我就不愁了。”

朱晓丽看见婆婆喜欢儿子,她就高兴。

“弟弟要像奶。”

“我以后也想像奶。”

李家七个孙女心里最厉害的人就是奶了。

而李国祥怀疑侄子能不能听懂大人的话,没看见还在玩着狗尾巴草吗?

徐小凤默默地看了一眼,做再多的事情,在婆婆心里,估计还不如生个孙子能哄婆婆开心。

忍不住摸一摸肚子,这次一定要争气啊!

不知道谁的肚子咕咕叫起来。

李寡妇就让开饭,嫌弃地说,“干活没看你们勤快,吃饭倒是一点都慢不得。”

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李狗蛋别的不行,毁尸灭迹可是行家啊!

何况在他眼里,目前遇到的人都是弱鸡,他的精神力放出去怎么玩,都没人发现。

是真的没把刚刚的一帮老女人放在眼里。

估计就是李寡妇都想不到孙子这么凶残,不然她绝对笑不出来了。

这豆腐跟鱼头特别搭,一个个吃得特别满足。

“大哥,一会我们家都去河里,这豆腐有鱼的味道,好吃啊!”

李国祥想着娘屋子还有鱼,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上,他可不敢去讨吃。

还不如想着自己去河里再抓到鱼。

“你当鱼是大白菜,我今天还奇怪,咋这鱼傻乎乎的,不跑。要不是我聪明,你们一块鱼肉都吃不上。”

李国忠得意地想着,还是自己聪明。

不然这鱼就保不住了。

“肉!”

李狗蛋嗷了一下,骄傲地抬头挺胸。

可惜所有人都听不懂他的话。

李家人都知道狗蛋说最多的话就是要吃肉。

“乖孙,晚上吃鱼,别急。”

李寡妇笑眯眯地想着,这鱼要怎么才放得久。

让孙子可以多吃几顿。

“大忠,你给我说说,是怎么抓到鱼的,我还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鱼。”

朱晓丽崇拜地看着自己男人,就知道大忠有本事,这大鱼是一般人都能抓到的吗?

反正她没听说谁空手抓这么大的鱼。

就是李寡妇都忍不住竖起耳朵。

李狗蛋严肃着一张小脸,这鱼是他弄来的,老问自己小弟干什么。

看着大家都围着李国忠,就不乐意了。

他可不是做好事不留名字的人。

可惜嘴巴不利索,不知道怎么组织话,说出来。

好气啊!

不过还得养小弟,李狗蛋想着刚刚看见李寡妇吃豆腐的时候,说这个软,合适她这样的老太吃。

想着在河边看见很多人都拿着东西。

他觉得鱼还是多多益善,看中的是装水的大水缸,太重。

转而看见木盆,看不得李国忠吹牛皮,死活要拉人去河边,还不停拉着木盆,要出门。

抓鱼,养小弟。

李国忠听不懂狗蛋的意思,可架不住这几天,一看狗蛋的表情,就知道是要出门去玩。

“哎呦,我的乖孙是不是想出门。你就带着狗蛋去玩一会,你天天都去河里洗澡,都没看见带过鱼河里,今天带狗蛋出去,运气就来了。”

李寡妇就是随口一说,反正在自己心里,乖孙干什么自然都是好的。

李国忠没办法,只能带着儿子出门。

李狗蛋指挥他爹带着木盆,要带着。

李国忠纠结了一个晚上。

再说这么多家当,他敢睡吗?

警惕地听到声音,就怕遇到小偷小摸的。

结果屁事都没有。

而李寡妇一起床,就看见一个货在门边,这招待所的房间不大,门和床的距离可以说,就一步的距离,“哎呀我的妈啊!”

老太太就差点想看看有什么家伙可以抄的。

结果咋瞧着衣服有一点熟悉。

能不熟悉吗?

“娘,你想干吗?”

李国忠冷汗都出来了,亲娘都搬起凳子,看样子不是要给自己坐,大清早,至于吗?

不就是昨天晚上知道了亲爹没死。

李寡妇淡定地放下凳子,难道说她忘记自己住在什么地方了,差一点把儿子干掉,一个影子在这里,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大儿子,“我还想问你咋的。”

去做贼啦!

眼下那么黑。

“我不是一个晚上没睡吗?”

李国忠老委屈了。

“这么骄气,睡不着!”

李寡妇定住,家里老鼠蟑螂虫子出没,咋睡得死熟,偶尔打呼噜,她还得去拍窗户。

让不让老娘睡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

睡不着。

“我不是看着东西。”

李国忠还想了一个晚上的爹,然后发现,他真的没多少记忆,连那个人长什么模样,都忘记了。

估计两个弟弟搞不好一点印象都没有。

“哦,那你继续看着,我看见一家照相馆,想带乖孙去拍个。”

李寡妇不仅仅带着狗蛋去拍了照,当然照片是打算寄回去的,留下了地址给老师傅。

本馆特备置新型婚纱西装礼服,专供结婚留念拍摄。

还有几套小孩子的衣服。

李寡妇一眼就瞧上了,红色,喜庆啊,还给乖孙换了衣服。

李狗蛋完不懂裙子和裤子的差别,在他潜意识中有衣服遮体就不错了,清醒以后都是李寡妇给他穿衣服的,就顺从了。

老师傅不欺负方,使出浑身解数,逗着小娃娃说话,手里还摇着鼓,做些滑稽的动作。

李狗蛋就是不动如山,觉得别人让笑自己就是笑,有损老大的威严。

“……”

老师傅最后只能夸这小子小小年纪的就稳得住,以后肯定有出息,大姐以后多帮衬。

这年代,能拍张照片都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很多人都是拿出自己最好的衣服,认真打扮过的。

所以就有了一张死面瘫的黑白照,他更不知道裙子是女人才穿的,要是不提醒,说照片上是女孩子,都认不出来。

还让李寡妇挂在了墙上,让进李家的人第一眼就看见。

祖孙俩还一起美美地吃一顿好的。

李狗蛋就更没意见了。

他不知道还有黑历史这玩儿的存在。

嘴里还不停冒出话,只不过单字比较多。

指着看见的东西,就问李寡妇。

李寡妇还让问得烦了,给李国忠买了几个包子,还是最便宜的那种,有孙子没儿子的李寡妇能记得儿子还没有吃就不错了。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招待所,把狗蛋丢给亲爹,“教我乖孙学话。”

李国忠就是这样带着遗憾,吃着包子,想着昨天吃到的肉,不过就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一个选择,放心不下招待所的东西,是不可能跟着娘出去。

还来不及跟儿子多亲香亲香。

结果让问得脸色都变了。

他不说话,儿子就一直指着,不断冒话,不回答还不行。

感觉有只蜜蜂在耳边嗡嗡。

这一趟回家。

李寡妇就让儿子把东西藏起来,最好晚上的时候再回家,免得有人眼热,看见这么多东西。

李国忠自然是听话,还没有到村的时候,就分开了。

担心有人看见,还特意绕了远路。

“李寡妇,你孙子好啦!”

“李寡妇,大城市是什么样的?”

“这去医院是不是得开刀子?”

“……”

反倒是最后所有人都追到了李家,没人问李狗蛋的身体怎么样,不是都看见了,还活着,对跑那么远的地方,不少人还佩服里寡妇的勇气。

朱晓丽一看见心肝宝贝,就差一点忍不住,眼泪直流,一把抱着儿子,“娘,狗蛋没事吧。”

“我乖孙福气还在后头呢?还傻着干什么,给大伙倒水,我跟你们说这大地方就是不一样,穿的衣服,我们供销社都没有看见过,大医院什么样的,人家医生可好了,白大褂,带着眼镜,可有能耐了。知道什么是眼镜吗?吃的啊,更不得了……”

李寡妇激动啊!

多少年,家里没这么热闹了。

把孙子交给大儿媳妇,她放心。

就专心跟人吹起来。

反正大城市人人都是穿得可好了,吃得可好了。

要不是有的东西,见不得光。

真想拿出来让老娘们见见世面。

一直闹哄到大家还得回家给男人孩子做吃的,要不然还说不定走。

一个个都说李寡妇,等下工,再聊。

“成啊,我还没说到这城里房子都跟我们村里不一样,你知道我看见了有多少种水果吗?人家供销社可大了,衣服的花样可比我们这里多,而且有的时候,还不要票的,我们家地方小,晚上我们去大树那边继续说啊!”

要是有人舍不得走,撞上大儿子回来,可不好。

还不如出去聊。

李寡妇乐呵呵地说着,平常她是寡妇,大部分人都不爱来往,趁着机会,出出风头也成啊!

把人部送走。

“累死我了,一帮老娘们,量她们就是开了证明,都不敢跑得比我远。家里其他人呢?”

李寡妇觉得自己起码可以吹上一年。

反正真的假的,谁知道啊!

只要知道她去过大城市就行了。

“娘,狗蛋真的好了吗?咋大忠没跟着回来?家里人啊,唉,还不是大兴和四妹打起来,真没看出来,四妹还能打自己男人,就为了送孩子上学的事情,其他人都在为了这个事情闹的,小凤也回娘家讨主意了。”

朱晓丽坐不住了,刚刚人多,没好意思问。

不仅仅是李家,其他家庭也不安分。

谁家还没有几个孩子。

是有老师过来动员,谁不想孩子有出息,可以吃国家粮。

苏四妹死活不愿意送四个女儿上学,还说要生儿子。

这人脑子就是转不过,就是这样想,都别在孩子面前说出来。

“上学?”

李寡妇倒是忍不住看看自己乖孙,又担心孩子太小,受欺负,心念一动,就忍不住打主意到家里的丫头身上。

“好事情啊,我支持,谁想送孩子上学,就自己想办法。”

反正别问她要钱,就成。

到时候还可以吩咐孙女保护孙子,别让欺负了。

朱晓丽没想到婆婆居然同意让家里的丫头片子上学,这可不是小数目,七个丫头,一年都得不少钱了吧。

“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啥啊,也没让你出钱。对了,我还让大忠带着东西,晚上才回来,你注意点动静,到时候给你们三家分分,想给娘家的,我也不管你们。去烧水,我和乖孙要洗澡,咋的,我还使不动你了。”

都快两三天没洗了。

就是李狗蛋都忍不住点点头,要洗澡。

身上不舒服。

朱晓丽急得满头大汗,瞪大眼睛。

这是自己婆婆。

婆婆吃错药了啊!

这么大方。难道是打别的主意,想着要是徐小凤生的是儿子,身体比狗蛋健康,一瞬间,忍不住想更多。

不过还是得自己男人回来,再问个明白。

朱晓丽哪知道李寡妇的大方,自然是为了更好占便宜。

她老人家还打算等儿子都在家,说说这一趟出去,花了多少钱,让三个儿子分担,最好是去亲家家借钱,不是借学费,顺便多借点。

然后温声细语地问着乖孙要吃什么。

是的。

李狗蛋就是听到前面排队的病人说着鸡蛋分钱一个,看病花了两块钱,都可以两斤多鸡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