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李寡妇抱着狗蛋走在前头, 懒得嫌弃傻儿子了, 怒道, “发什么疯, 要是吓到我乖孙,看我不收拾你。”

刚刚不是牛气冲天, 居然说要最贵的大夫, 不差钱。

咋不上天啊!

然后温声细语地问着乖孙要吃什么。

是的。

李狗蛋就是听到前面排队的病人说着鸡蛋分钱一个,看病花了两块钱, 都可以两斤多鸡蛋。

他名义上的爹居然还想花钱,说要把带来的钱找个最好的大夫,他有三百块钱。

他自然是不知道一百块钱就等于巨款。

没有学过数数, 是他知道应该可以买很多很多的鸡蛋, 能买鸡蛋, 就可以买其他的东西,想想自己喝过鸡汤的美味。

估计这鸡蛋一样都是非常好吃的。

天天挨打都吃不饱, 这孙子居然说要把钱给别人。

一个激灵, 就可以控制身体了。

“蛋……”

还好李寡妇时时刻刻都紧张狗蛋,就发现了。

喜得牙都不见了。

这医院就是灵。

还没有开始看病,乖孙就精神一点,都睡了大半天。

赶紧找医生。

还好这个年纪的人都是相对朴实的,虽然看着孩子除了瘦点, 营养不良, 没什么大毛病。

不开药, 就没收钱。

李国忠还想送钱给别人, 说自己有钱,让医生好好看儿子。

李狗蛋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绝对恨不得想把自己家当送给别人的李国忠弄死,可惜他怎么急都没有用,本来的李狗蛋就没怎么学话,急得不要拍人,嘴里喊着蛋蛋蛋。

还好人家医生没收钱。

算他识相。

要知道就在刚刚,李狗蛋已经可以试一试自己得到了什么异能,居然是精神系。

放在哪个基地,都是宝贝。

不过李寡妇和李国忠对他的好,更是切身体会到了,这就是亲情吗?

他不懂,没有人对自己好过,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

人的情绪变化,一点都没瞒不过他的精神异能,虽然他现在还是个弱鸡,吸吸鼻涕,哥以后可是走上巅峰强者的人,勉勉强强承认这两个人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咳,就当多了两个小弟吧。

就是一个年纪太老,一个脑子太傻,以后可得看好了,免得不知道在哪里就败自己的家当。

李寡妇可不知道乖孙脑子里面已经转过这么多的念头,只要人没事,就是好事,“好,我们就去吃蛋。”

难道来了大地方,就这样回去,自然是不甘心。

就到处转转。

这不转。

可不得了。

居然发现供销社比县里的多了不少东西,而且花样更多,仔细算起来,有的还便宜点。

特别有的东西,不要票。

怪不得这么多人。

李寡妇淡定不了,怕挤坏乖孙,只好吩咐大儿子进去跟人抢,“抢不到好东西,你这么多年的饭都白吃了,以后都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出来。”

蠢蠢欲动,耳听八方,反正什么不要票,就买。

处理品,买。

李狗蛋目瞪口呆,这么多女人。

谁家男人舍得放出去,就不怕有男人抢回家。

忍不住放出精神异能。

发现李国忠挤得一身冷汗,差一点还让挤出来,干不过一帮年纪上去的老女人,弱鸡。

太凶残了。

抢到什么就是什么。

惊诧不已。

女人不应该是让男人养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的吗?

眼热供销社的一切吃食,这个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那个看起来更好吃。

再看看自己的小身板,还是老老实实让李寡妇抱着吧。

李国忠脚步虚浮,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他还算好的,还有人抢得鞋子都不知道飞哪里去。

有人大妈的裤子的都掉了,人家淡定地抓住裤带,手里抓住篮子,去等待结账。

李寡妇已经跟在门口的人聊得热火朝天,大妹子老,大妹子去的。

依依不舍跟人分开,,整个人轻松多了,笑着看大儿子的战利品,忍不住嫌弃,要是她出马,绝不止这么点东西。

在乡下不好买东西。

有钱都花不去。

“走,我们去招待所住,放下东西,去大饭店吃一顿好的。”

然后晚上干一票大的。

说到吃,不知道谁肚子咕咕叫了一声。

之前急着去医院,的确是没吃什么。

就是有吃的,也没心情吃。

大师傅的手艺就是不错。

李国忠老实说,喷香喷香的,怪不得人家能挣钱,自己只能在地里找食。不过想着娘的能耐,这么多年一点口封都没有露,就藏有好东西,要不是儿子需要钱,估计还舍不得拿出来。

不过他不介意,反正娘的好东西,以后还不是儿子的。

给儿子,就给跟自己一样。

心里忍不住同情两个弟弟。

无论是老的,还是小的,对这一顿饭都非常满意。

李狗蛋眼睛放光,光是为了好吃的,就算没有小弟,都不是事。

等异能升级以后,大杀四方,想要多少小弟没有。

对收小弟异常执着的李狗蛋,这会筷子都不会用,只能上手,看见别人吃,只能气愤大叫,然后李寡妇又让大儿子吃慢一点。

等确定狗蛋儿的确是吃不下。

李寡妇和李国忠可就不客气了,连汁都不放过。

挺着大肚子,差一点走不动。

这可是肉啊!

到了招待所,还受人白眼。

说怎么什么人都可以进去,主要是那语气太欠揍。

李寡妇一点都不介意让人看轻,她是乡下人,这是事实,让人说说,又不会少一口肉。

笑眯眯地告诉乖孙,这在乡下啊,要想菜长都好,靠的都是农家肥,农家肥是什么呢?

说得特别详细。

说得人家刚刚开口的人脸色都绿了。

倒是李国忠气愤得很,不过他什么都不能做,这不是乡下,打了人,到时候抓去关起来,哭都来不及。

他还有老娘和儿子,万万不能跟人起冲突。

看见那个女人一副想吐的样子,就是解气。

不过回到了房间。

还是憋不住说了。

“我看城里也不咋的,村里知青刚过来的时候,火都不会生,晚上差一点就把知青的人部烧死,还不是我们去救的。这城里人就是矫情,娘,还是你有办法,你有没有看见她的脸色。”

“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还有你大咧咧说出我们部的身家,要不是人家医生是好人,还不得宰你啊!要不是我聪明,直接去了供销社,人这么多,谁盯得住。”

李寡妇恨铁不成钢。

而且不知道她宝贝大孙子早就知道了,还想试一试他的精神异能。

这下这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一直都在人群中。

还以为真的是去抢东西的。

李国忠懵了,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就是抱着怀抱里面的钱,打算今天晚上不睡觉了,免得有人摸了去。

这城里人咋这么坏啊!

“还傻着干什么,赶紧放下钱,进去拿开水,我要给乖孙擦身子,就是不方便洗澡,你睡一会,今天晚上还有事情。”

李寡妇完不在意儿子是不是累了一整天了,催促着速度快点。

李狗蛋听到洗澡两个字,就忍不住想撒腿就跑。

这样的事情,就是再来多少次,都不会习惯的。

李寡妇眼快手快,一把抓住,还以为乖孙想出去玩,赶紧吓唬,“外面有老虎婆,专门吃人小孩子的,明天奶再带你去玩。”

这里可不是在家里,她可不敢松开手。

然后许诺,听话的话,明天还去吃肉。

想到肉,李狗蛋家不挣扎了,今天的经历,让他知道,原来这大团结的,居然可以买粮食。

又一次生无所恋地任人摆布。

羡慕地看着李国忠,都不用洗澡。

小孩子的身体,看见床就忍不住困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而且李寡妇还轻轻地拍着,唱着听不懂的歌谣。

没一分钟,就睡熟了。

“这里安着,放心,我比你还紧张乖孙的安,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废话这么多。”

李寡妇对孙子还算有耐心,对儿子就一个要求,听话。

李狗蛋觉得想不到他睡了以后。

李寡妇还有安排,黑市。

李国忠在看见跟娘接头的人,不是今天在供销社看见的那个大妈,原来早有预谋。

得,他什么都别说了。

反正他说不去,娘都不可能听他的。

只不过咋这么心虚,这可是黑市啊,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谁不知道李家的宝贝蛋,搁平时想看见都难,现在终于舍得带出来了,为了个孙子砸锅卖铁,谁不说李寡妇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