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瓦尔娜和乌藤琳就眼睁睁的看到,叶涛快速起身,连眼凑瞄准镜,仔细瞄准的最基本动作都没有,直接便射出一颗子弹,随即快速下蹲。

然后……叫嚷狙击手的声音,嘎然而至。

我们没看花眼吧?

连瞄准都不用,就能一枪打死一个敌人?

二女的眼珠子,差点蹦到叶涛脸上去。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乌藤琳失声问道。

“我也记不清我是谁了,你知道的,我失忆了。”叶涛蹲在地上,朝她温和一笑。

二女对视一眼,满眼都是不信之色,一个失忆的傻子,还能保持这么精准可怕的枪法?

“别愣着了,我们得赶紧逃,这该死的狙击枪,太烂了,我每开一枪,精度都在下降,一旦被那群家伙回过神来,一窝蜂向我们冲来,我一杆枪,也是难敌群狼。”叶涛小声提醒了一句,猫腰籍着垃圾堆的掩护,蹑手蹑脚朝他处潜行而去。

二女忙端着枪,猫腰跟了上去。

刚转移到下一块大金属板后,忽听刺槐虎吼道:“妈的,敌人太多,风紧扯呼!”说完他拎着枪,猫腰逃出藏身处,朝藏马的方向,一声唿哨,稀溜溜一声战马的嘶鸣,蹄声骤起,一匹大黑马疾奔到他的位置。

刺槐虎窜出来,翻身上马,一声喝斥,战马扬尾窜出。

他的手下们,眼睛一亮,知道头儿畏惧那个躲在黑暗中的神枪手,想撤,但为了面子,必须说敌人太多。

他们纷纷唿哨,召唤各自的战马,快速逃离这片可怕的垃圾场。

叶涛没有开枪追杀,他势单力孤,不想激怒对手,围三缺一,给敌留条后路,避免拼死反抗的道理,他比谁都懂。

“刺槐虎真他娘是好面子的无胆鬼,被叶涛的枪法吓破胆,逃就逃,胡说什么我们人多?什么东西!瓦尔娜不屑的望着群敌远逃的背影,朝地上啐了一口。

“呵呵,能吓破他们,就不错了。真要悍不畏死,跟我们硬拼的话,就凭咱们手中这三支破枪,可挡不住他们。”叶涛笑着说道。

“傻……不是,叶涛,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瓦尔娜脱口想叫他傻子,可随即觉得不妥,忙叫他名字问道。

“我是个失忆者,哪知道怎么办?咱们还是听村长的吧。”叶涛毫无居功自傲之意。

“村长姐姐,你说呢?”瓦尔娜望向乌藤琳说道。

“……”乌藤琳却也沉默了,回村吧,她不知道回去之后,怎么面对铁狼和那群背叛她的战士们。继续捡垃圾吧,可她惨遭背叛,也不想替那些无耻的家伙,出任何力了。他们不值得她再付出。

“瓦尔娜,我手里这支狙击枪,你认识吗?”叶涛见她久久不语,知道她因背叛而伤心,没在催问,笑着问道。

他手里那杆狙击枪,是支生了一些锈迹,擦不掉的旧轻型狙击枪,结构很简单,叶涛感觉,这个世界的轻型狙击枪,连他生产的龙牌狙击枪都不如。

他怀疑这是一把简陋的改装枪,毕竟地面人类,什么都短缺无比,靠捡垃圾为生,能有好枪吗?

天上的血月人的狙击枪,恐怕才是高端型号,远非地面人类所能比的。

“哦,认得,那是反抗军,靠金属垃圾,加工制造的轻型狙击步枪,它叫反抗者一号,是最低级,也是数量最多的一款型号,不仅反抗军自己用,也对外销售,谁有钱,便可通过人脉渠道,买来用。”

瓦尔娜那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它射程一千米,威力不大,无法射穿血月人的战甲,但用在地面战场,却是一件可怕的利器,众所周知,它精度非常高。你刚才说开一枪,精度下降一点,主要是它太破太旧的缘故。”

“唉,射程才一千米,这也太落后了。”叶涛听完,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款最低级型号的反抗者一号,跟他脑子里涌现那股记忆里的先进武器,简直没法比。

在残酷的末世环境下,地面人类的科技,简直倒退的无比悲催啊。

“切,听你口气,好像比谁都懂枪似的……”瓦尔娜见他一副瞧不起反抗者一号的样子,不由张口想嘲讽,可随即意识到,眼前这个“傻子”,好像很不简单,刚才一个人,一杆枪,就把她们从绝境中救了出来。

人家是救命恩人,还是个失忆者,说两句大话就嘲讽,不好吧?

她忙悬崖勒马。

“破是破,旧也真旧,但有杆狙击枪,总比两手空空好吧,凑乎用吧。”叶涛掂了掂手中枪的份量,各种不满意,不由得嘀咕道。

像他这样的人,得到一支狙击枪,那绝对是无比可怕的事情。

再说,他会改装,如果能找到一台破机床,便可自己再精加工一下。

“叶涛,你是不是在装失忆?”乌藤琳忽然质疑道:“哪有什么都忘记的人,会懂得维修技巧,会拥有这么强大的精准枪法?”

“我也觉得,他在装傻。”瓦尔娜也有同感,忍不住附和道。

“我这纯粹是本能,真的。”叶涛忽悠道:“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反正我的手,以抓住维修工具,就会修理,一抓住这杆枪,就会本能的开枪射击,当然,开枪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的枪法,会那么好,我也在纳闷呢,唉,我的以前,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说完,他还一脸困惑的样子。

“装,继续装。”瓦尔娜狐疑的盯着他道。

“唉,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但我真的是失忆了,很多事情,我都想不起来,天哪,谁来救救我。”叶涛无奈,只好仰天长叹,一副竭力回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气的用手直打头。

他这纯粹扮可怜,不然忽悠不过去了。

“别打你的头,我们信你好不好?”乌藤琳忙阻止道。瓦尔娜虽还是满脸不信,但也不敢再逼他了。

万一人家是真失忆,真傻了呢?这么逼自己的救命恩人,貌似不好吧。

“村长姐姐,我们……回村不回了?”她岔开话题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