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成都的刘禅展现出了远远超过荆州时的勤奋。

得到开府权力的他暂时以虞翻为长史、诸葛乔、句扶、王平同为世子掾,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即将展开的南征上。

南征的军务权由王平负责,这个安排让诸葛乔和句扶大吃一惊。

不过想到世子用人向来不拘常法,两人心中虽然有些意见,但还是抓紧配合王平准备出征的军资以及署理一些日常事务。

刘备其实有意将一些政务交给刘禅处理,但思考再三,刘禅还是选择了拒绝——

这倒不是担心父亲会有所猜忌,

刘禅只是担心那些喜欢站队别有用心的人会嗅到什么错误的信号,自己作死还拉刘禅陪绑。

他摆出一副力搞好南征的姿态,甚至不愿多见外客,

每天除了跟马超认真习武,就是把自己关在屋里认真抄书。

这次他抄的可不是千年后的,而是已经入手许久,在自己怀中外皮都磨出包浆,内容却没看几眼的《新赤脚医生手册》。

嗯,第一页到是已经背过了。

如果可以,刘禅想直接把这本书丢给手下去抄,但书中的大部分内容自己都只能理解个大概,别说手下那些千奇百怪的脑补怪。

终究是给人看病的书,千万不能让他们自由发挥了。

书里的抗生素这年代是不存在的,许多人体器官的描述也跟东汉大相径庭。

刘禅被迫开动脑筋,做了好多的篇幅修改,还慢慢修正医学理念,

这让他感觉非常难受。

挂在虞翻的名下,这都会被一群儒士往死里喷,说世子不讲文德。

要是他们知道世子闲的没事居然去编医书,那可真是大大不妙了。

这年头医匠的待遇不高啊。

“这个说什么都不能低头,得向父亲谏言,抓紧提高一下医者的地位,这是一件造福后世的好事。”

刘禅活动了一下自己有点酸痛的胳膊,又不禁有些绝望。

原来抄书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情。

不知道哪位大汉纯臣可以为自己代劳呢?

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刘禅也只能先自己动手。

这件小事只是让刘禅稍微头疼,可后面心态良好的马超却差点要了刘禅的命。

他把游戏中尴尬的结局动画随便拍了几张拿回来给马超看,告诉马超这是昊天描绘的后人眼中威武不屈、坚持正义的马孟起。

马超最怕的就是自己半生荒唐,在后世被喷成狗,

见后人居然还把自己描绘成如此正气凛然的正面形象,连昊天上帝都对自己赞叹不已,他几乎感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心病大好的他,吃了一粒褪黑素之后更是吃得下睡得香。

这个曾经是一方诸侯,给曹操制造了巨大麻烦的猛将现在摆正心态,每天早晨都拿出师长的派头叫刘禅起床,逼他跑跳、举石锁打熬力气。

在荆州的时候刘禅只要想赖床没人敢硬把他拖起来,

可现在所有的政务都已经放权出去,他也没法拿事务繁忙推诿,

重新恢复生机的马超硬是每天早早把刘禅拖出来,逼着刘禅用长棍跟自己对练。

练到晚上,刘禅身都被马超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偏偏这是正式拜师苦练,他又没法如当时和虞翻比武一样随意偷袭(偷袭估计也伤不到马超),也只能痛苦地在诸葛乔同情的目光注视下爬回去,缩在榻上呜呜直哭。

这个马超,恩将仇报啊!

马超大概想在刘备北伐之前把一身武艺部授给刘禅,

而刘禅也想在自己南征之前抓紧把《赤脚医生手册》编完再叫工匠雕版。

可两件事碰到一块,刘禅是真的撑不住了。

不行不行,我一定得找个大汉纯臣替我分忧。

我现在玩游戏的时间都没有,别说抄书了。

·

刘禅在经历人生最痛苦的一段时光,他没有血缘的大哥刘封同样也在焦虑中惶惶不可终日。

最近,魏军即将攻打上庸的消息甚嚣尘上,

刘封怎么也想不明白,魏军闲的没事为什么要攻打上庸这块绝地。

此地的战略意义不强,向北进攻比较困难,向南进攻完不可行,山谷崎岖的地形对魏军的补给也是个巨大的考验。

按理说,现在曹操刚死,曹魏要不然就是抓紧处理内部,要不然就是秣马厉兵,试试看有没有收复襄阳的可能。

就算打上庸,也应该采用偷袭的战术。

这大张旗鼓来打,是瞧不起刘封吗?

生性刚猛的刘封下定决心,要让魏军看看他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弓马交战,曾经在阳平关下叫曹操下来单挑的刘封很有自信,

可阴谋算计就完不是他所长。

就在他准备应付魏军进攻的时候,他已经听到小道消息传闻,说自己要谋反。

我谋反?

我怎么不知道?

刘封听到这个消息先是错愕,随即震惊,在后来,则多少有了一点心虚。

刘备到荆州时,收他为养子。

那时候刘备没有儿子,一度也把刘封当做接班人培养。

可刘封没得意几年,刘禅便呱呱坠地,

刘备老来得子,对这个儿子更是宠爱非常,这接班人自然也没有刘封什么事。

曹操也有养子,而且还不少。

最著名的养子曹真跟曹丕年纪相仿,两人一起长大,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而且曹真也从没把自己当做过曹操的继承人。

可刘封不一样,

他比刘禅大20多岁,两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起长大的交情。

好多次在刘备身边追随刘备作战,刘封也总会起一些别样的念头。

父亲的江山,父亲的壮志岂能由一个孺子继承。

他日,我会不会也有那一点点的机会。

可他不曾想到,他一直看不起的这位兄弟突然被昊天上帝青睐,展现出了极其恐怖的军事天赋。

庞德、常雕、于禁、满宠、周泰、宋谦、韩当……

这些人哪个不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

可他们要么被擒,要么被斩,

刘禅离开成都时只带了200多人,

可现在他在荆州俨然一方诸侯,生生打的东吴割地求和,曹魏不敢南顾。

刘封现在彻底绝望,也只能安心做一个副军将军。

阿斗为何如此厉害。

这天不公平啊。

难道他降生,就是天意要夺走我的一切?

这刘姓血脉还真是天生,容不得我这个外姓玷污吗?

郁闷的刘封心情一直不好,

他在上庸经常借酒浇愁,还经常跟孟达发生冲突。

元日,他正借酒浇愁,正好孟达叫军中的鼓吹队演奏乐曲。

刘封当时心中不快,和孟达大吵起来,

孟达是刘备的爱将,心道你一个刘备的养子,这么摆不清自己的位置,真是有病。

于是他当面锣对面鼓地跟刘封大打出手……

然后被刘封暴打一顿,鼓吹队也被刘封抢走。

事后,刘封说不后悔是不可能的。

这种蠢事要是让刘备知道了,肯定大耳瓜子抽他。

但是他心里又颇为不甘。

若自己是刘备的嫡子,孟达肯定不敢跟自己争斗。

就在这样不甘的状态中,他收到了刘禅写给他的信。

信上,这位屡立奇功的弟弟非常谦恭地向刘封问好,愿刘封身体康健,让刘封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果刘禅是在阴阳怪气,他自然能在心里名正言顺地骂这个弟弟。

可偏偏刘禅的姿态已经放的很低——元日的时候刘禅已经取得无数大胜,

对刘封的恭敬,也真的是处于兄弟的姿态。

这让刘封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愚蠢。

魏军大军极有可能到来,本就焦虑的他这些天更是惶恐不宁。

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一世英名尽毁,让阿斗看了笑话。

哎,反是不能反,

凑活混吧,先把这些日子混过去,也就是了。

他打了个哈欠,叫手下人给他披甲,准备登城检查一番城防。

从军多年,这已经是刘封的习惯。

尽管已经没有继承刘备的可能,他也一定要在公开场合展现出自己的威仪。

甲是一定要披的。

手下人恭恭敬敬地呈上铁甲,刘封点点头,正准备张开双臂让那人帮他穿甲,突然察觉到一丝诡异的气息。

“汝为何满头大汗?”他问那个送甲进来的卫兵。

那个卫兵沉默不语,让刘封立刻感觉到了一股危机:

“说!”

“世子遣我斩将军首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