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洛凡他们从地下带回来的消息,上面很重视,商局又从江城赶了过来,这一回才真正是两省合作,坚决要把这货盗墓贼文物走私犯一网打尽。

乔琳详细的把地下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所以,我们要是再次进入地下的话,还需要和考古队和洛凡合作,没有他们,我们对古墓一无所知,机关什么的就更不用提了。”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郝文杰说道:“我同意乔队长的意见。”

商局和田局两人耳语了几句,其他人也都相互的说着什么。

好一会儿后,田局终于开口了,“这个没有问题,我们负责和上面沟通,再请求武警部队给我们一定的支援帮助,先回去各自准备去吧!”

散会了,商局和田局说着话回了办公室,其他人也都各忙各的去了。

乔琳带着小马和小刘往外走,郝文杰从后面追上来。

“乔队,上次就说好了,你再来晋省我要亲自去接你们的,结果没接成,还让你下去找我们,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走,我请客,今天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好好吃一顿!”郝文杰笑着说道,还拍了拍小马和小刘,“这两人要不是你手下,我肯定把人弄到我这里来。”

乔琳笑了,“行了,我可就这么两个宝贝疙瘩,先吃饭去,你说的,要好好吃一顿的!”

“没问题!”郝文杰咧嘴笑道,两手一边一个搂着小马和小刘,带着乔琳往外走去,还不忘回头喊道:“松子,让兄弟们动作快点!”

“来了!”松子远远的回答了一声。

饭桌上,郝文强果真点了很多晋省的特色美食,松子一帮人和小马小刘敞开了喝着酒,热闹的哄成了一团。

乔琳笑着看着他们闹,脑子里却在回忆着当时她看到洛凡的时候,失控的扑了过去,当时洛凡的反应为什么给她的感觉有些疏离呢?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出了问题,看到人后什么都没想就扑进了洛凡怀里,后面就没有什么机会再说什么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洛凡心里的地位究竟如何,后面发展又会是如何,总之,她开始有些患得患失了。

难道说自己爱上他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乔琳打了个冷战,心里猛然一跳,紧接着狂跳不止,血往脸上涌去。

“乔队,你也没喝啊,脸怎么红成这个样子?”松子从一堆人里跑了出来,拿着杯酒坐到了乔琳旁边,“来来,我敬你一杯!”说完,一仰头,一杯酒下了肚。

乔琳赶紧掩饰着笑了笑,端起酒杯也没想,一饮而尽。

“痛快!”松子夸了一句,看来有点喝多了,转头又去给郝文杰敬酒。

乔琳之前没多想,情急之下就把一杯酒干了,喝完后才感觉喝的猛了,有点上头,脸上爬满了红晕,这回可不是羞的,真的是酒的问题。

乔琳感觉一阵头晕,身体有点打晃,盯着酒杯笑着。

“乔队喝高了啊!”郝文杰和松子喝完酒后看到乔琳的样子就笑了,“你们也差不多行了,乔队喝多了,赶紧结束送她们会酒店休息去!”

郝文杰发话了,大家喝了最后一杯酒就散了,小马和小刘都喝得被人背回了酒店。

郝文杰扶着乔琳摇摇晃晃的把人送到了房间,才带着人回去。

一觉醒来,乔琳盯着酒店的顶棚发呆,昨天到底喝了多少啊!好像有点断片了。

看了眼时间,早上七点,乔琳赶紧爬起来,揉了揉额角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就走出了房间。

今天还要和郝文杰他们听取商局和田局的意见,做出抓捕六丈一伙人的计划,不能耽误。

她敲了敲隔壁的房间门,又按了按门铃,没一会儿门开了,小马一张宿醉后的脸出现在门后,“乔队……”

“你们赶紧的,收拾收拾下去吃早饭!”乔琳说道。

没一会儿,小刘小马收拾完出来了,三人在楼下吃过早饭后,打车去了刑警支队,到了那边,郝文杰已经到了,把乔琳他们领到会议室没多久,商局和田局就到了。

一上午的时间,他们终于制定了一套抓捕方案,布置好任务后,郝文杰这边立刻就带着乔琳他们又去了农家小院。

马教授和洛凡他们已经商量的差不多了,也和上面文物主管部门联系过了,决定先组织一个前期考察队伍,深入地下去看看,再回头制定考古挖掘计划。

乔琳和郝文杰他们来的正好,双方目标不同,但是想法一致。

所以,郝文杰立刻跟上面做了汇报,田局立即和武警部队联系,因为地下未知危险太多,还是希望他们能够进行物资和人员的支援。

这一次组织的队伍,考古队这边有马教授李助理加上江未辰和袁朗。

郝文杰这边,乔琳、小马和松子。

而武警部队,则由吴永强带着十个人加入。

洛凡自己是必须跟着的,而且还有一个……胖大海!

他怕这次再不让他跟着,他不仅会哭,还会躺地上打滚。

队伍组建好了,大家就抓紧时间休息,定好第二天一大早出发。

这一回,武警部队带来了更加专业的野外作业的副武装,就连胖大海圆滚滚的身材都穿上了合适的作战服,都显得不那么胖了。

他摆弄完身上的装备后,乐呵呵的跑到里面照镜子,又把自己随身带的背包背上,才又乐呵呵的跑出来,在其他人面前挨个晃了一遍,看的他们都忍不住笑着。

吃过早饭,一行人在其他人的欢送下出发了。

有了之前的经验,二十几人没有走什么冤枉路,跟着洛凡一天后到了最后遇到乔琳他们的那个地方。

“原地休息!”吴永强命令道。

马教授年纪大了,其他人都有意照顾他,走的比较慢,要不然用不了一整天就能到达这里。

靠坐下来后,马教授呼出一口气,锤了锤自己的腿,“真是老了,不行了,跟你们这些小年轻比起来,真是拖后腿了。”

李助理拿过吃的喝的递给马教授,江未辰说道:“马教授,您就谦虚吧,这要是换成我爷爷,走到这里恐怕要走两天,最后还是我背着到这里的。”

“哈哈……你这话回去当他面说去!”马教授被他的话逗笑了。

“那我可不敢,他生气起来,能用他那个超级值钱的镇尺打我您信不?”江未辰赶紧说道。

“哈哈……”马教授笑的更开心了,然后叹了口气,“真是怀念年轻时候和你爷爷一起考古的日子啊,那时候我们都年轻,更难的环境我们都没怕过。”

洛凡耳朵里听着他们说着从前的事情,这边胖大海不停的给他递着吃的喝的,而他却低头看着吴永强手下的扫描仪。

吴永强咬着面包,说道:“上次我们在这里遇到你们,乔队长他们应该是从这个方向过来的!”说完后他抬手指了指前面。

洛凡看了一眼那边,又低头看屏幕,回头喊道:“乔队长!”

乔琳听见洛凡喊他,从休息的地方走了过来,“来了!”

“乔队,你还记得当初你们过来的路线吗?”洛凡问道。

乔琳也和吴永强一样指了指前面,“我们当时从那边过来的,没有多远,应该是在……这个地方。”她又低头指了指屏幕上的一个地方,“过来的路有点绕,但是没有什么危险。”

洛凡点点头,“行,我知道了。”说完,他走到旁边,拿出几枚钢镚,还是上次找乔琳时候留下来的。

人在外,也不讲究那些程序了,但是洛凡还是让胖大海点了三炷香绕着圈敬了一下。

胖大海可不管其他人好奇的目光,洛凡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最后他拿着三炷香坐在了洛凡旁边。

洛凡六爻起卦,这里面只有江未辰接触过一些,马教授也见识过,所以,两人立刻就凑了过来,郝文杰和吴永强见状,跟着袁朗也围了上来。

洛凡周围一瞬间都是人。

他也不在意,专心自己的卦象。

最后,他得出来的竟然是六十四卦中第四十七卦,困卦!

他心里就是一突!

困卦是六十四卦里面四大难卦之一,下下卦!

他没想到接下去竟然会得出这样一个卦象。

“怎么样?”马教授在旁边看洛凡久久不语,就问道。

江未辰虽然不是很懂,但也知道卦象好像不大妙,每次江子午摇完卦,要是卦象不理想,也和洛凡的反应差不多。

困卦,是六十四卦里的第四十七卦,泽水困,困境求通。

象曰:时运不来好伤怀,撮上押去把梯抬,一筒虫翼无到手,转了上去下不来。

这个卦是异卦(下坎上兑)相叠。

兑为阴为泽喻悦;坎为阳为水喻险。泽水困,陷入困境,才智难以施展,仍坚守正道,自得其乐,必可成事,摆脱困境。

虽然属于中上卦,但在六十四卦里,看问卜前事安危顺遂的时候,却是下下卦。

而六爻卜卦并不是只看卦象就能作为决策的,还要根据客观和主观条件来看,还要根据阴阳爻驳和所处环境来看。

所以洛凡一直沉默,实际上是在思考和计算。

单看卦象,只是前路危机四伏,虽然最后能够脱困,但是中间到底会发生什么就不能看的很明白了。

马教授一问,洛凡回神,“第四十七卦……困卦!”

“困卦?”马教授皱起眉头,光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洛凡,仔细说说,让我们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江未辰说道,其他人都跟着点头。

洛凡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卦象说的是,我们接下来会危机重重,虽然我们早就预料到了,但也要做好准备,未知的才是最危险的!”

“那会不会出不去了?”有个小战士担忧的问道,之前的行动他也参加了,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洛凡笑了,温和而又有感染力,“放心,虽然危险重重,但是最后我们还是能安出去的。”

乔琳看了一眼洛凡,她很了解他,他说这个话,完是为了安慰小战士,稳定人心,至于危险,洛凡肯定会冲在第一个的。

“那我们要做什么准备吗?”吴永强问道。

洛凡想了想,“大家先休息,养足精神,我先给大家准备点东西吧!”

说完后,看了吴永强一眼,吴永强会意,赶紧打发人抓紧时间去休息去。

洛凡也让乔琳他们去休息。

等到只剩下他和胖大海还有江未辰几人的时候,他才让胖大海拿出很多黄纸开始画符。

“你这是什么符?”江未辰问道。

“醒神符,到时候每个人身上带一个,哪怕遇到再危险的事情都会保持心神稳定!”洛凡一笑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