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总是匆匆,年历也走到了炎黄帝国第二年春。

今日是约定的时间,太阳还没爬出海面,十万人早早就在码头上等候!

呜呜~远远鸣笛声传来,虽没看见船影,但却已经能看见高高的浓烟。

曾经的雁春君,也成为了帝国的燕国公。

来了!燕合也激动起来。具体了解帝国对海外领土的政策后,燕国公室诸人也都开始眼热。

要不是燕合小心谨慎,说不定就已经被暗害然后被人取代。

“燕兄此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荆轲真心的感叹!不久后他也会代表北国出使六国。

燕合也摇头叹气!“贤弟亦要多保重!我燕赵于帝国之盟只能影响韩魏齐,但秦楚切要小心应付!”

都说酒肉穿肠过!如今燕合也真心认下荆轲这一个知己兄弟!

荆轲点头:“兄安心!大王以有交待。”

荆轲出使,也不过是打前站,更没有特殊使命。

很快远处的船影越来越近,长长的舰队足有近百艘。

北国海军来访,十万军民也将要渡海开新土,如此大事燕王于燕丹也同样来到码头。

“巨子如此巨舰,墨家可否打造!”燕丹凝重的说到!

为首之护卫舰,长有一百二十米,宽有二十米。

前后共有四个大炮台,和八个小炮管!

“如此巨舰需耗费巨大,但墨家也足矣打造!”六指黑侠硬着头皮开口!

经过几个月的偷窥,墨家也发现了蒸汽机的动能原理。不过想要真正摸索运用,却需要些时间!

“如此就好!”燕丹也松了一口气!

白色巨舰如一头海兽又如一座小山,波动的无边海浪也无法撼动分毫。

“果然不愧一次就可运走十万人!”燕王低声说道!入眼几十条轮船最小都接近百米长,甚至还有不少一百多米长。

为了给六国移民,林殊也是拼命的爆舰,这一个船队也只是帝国的七成运力。

慢慢的船队也开始减速,不然可要跑上岸了。

“快搭建浮桥!”邱集淡淡摇头!偌大的燕国,连个大码头都没有!只有两条小木桥!

船队中不只是大船,中小船也有数十艘。其中二十艘更是林殊特意设计的浮桥船,几十米的小船吃水很浅,船上的活动船板能直铺海岸。

搭桥的时候,邱集也骑上海蛛机甲,直接跳到海里上。

海蛛机甲,长七米宽四米,有一炮一机枪和两把节刀,看着虽大但也不过十余吨重。

除了四肢可以慢慢滑水外,蓝色蜘蛛的后面也装有螺旋桨。

帝国海军包括船队所有水手也有三万人,但海蜘蛛却只不过六个。

让邱集失望的是,海军战舰只有六艘,两艘一百二十米长的护卫舰,四艘七十米长的炮舰。

两个蓝色的大海蛛,浮在海面上若隐若现,就如真正的海洋怪兽。

“帝国的机甲兽!不知何时公国才能拥有!”燕合羡慕的说到!

荆轲摇头:“可惜我的黑虎于汽车只能留在帝国,不然可送于兄!”

为防被偷,帝国的蒸汽机都看的很严。

“贤弟有心了!或许往后机关道才是正道!”说着燕合也转身看了眼带头盖的六指黑侠!

还以为换了衣服,他就认不出来!能让燕丹如此对待的,除了燕王就只有他!

“王弟,快去接待帝国海军!”两个怪物上岸,燕王自问没胆子上前!

“喏!”一抬手,燕丹也赶紧上前!

荆轲也跟着上前。

有人阻拦,两个三米高的大海蛛也就停了下来。

邱集的中土语言也不太熟练,他也不想多废话。

“咦!荆轲大使!”大使级别可不低于他,更是大王的酒友,邱集也立即跳下来。

荆轲也回礼:“邱集少将无需理会我。”

燕合暗暗点头,果然这老弟面子不小。

“将军,之后就劳烦了!”

邱集也回礼说到:“燕国公无需多言,让他们准备吧!好早点完成任务。”

码头上连一个小城镇都没有,邱集也不想再这多留。

“好!既如此就登船!”

燕合也有不舍,但更多的是期待。

跟燕王等人告别后,燕国公也带着家眷第一个登上大浮桥。

两条浮桥联接海面,数米宽的浮桥一次可让五排人通过。

让燕合最意外的事,这次移民竟然也有不少达官贵人世家子弟!这些人或许也是为了分他的权,但也多为自愿。

十万军民渡海,看着不容易动员,但根本不需要农奴们同意。光燕合一人,名下就有数万农奴。

看见海上大船如此巨大,之前还担忧的农户也放心下来。

贵族子弟都上了船后,燕王也开始离去。

回返的路上,燕王特意让燕丹同乘一车。

“燕丹墨家不可信,往后少于他们来往!”

燕丹不敢反驳,立即点头!

“父王放心,等儿臣掌握了墨家的核心机关道就会于他们断绝来往!”

墨家两次差点害死他,燕丹对墨家也没有一丝顾念!

辽西之战,若不是墨家无能逃跑,燕军如何会败!若燕军不败!赵军就可兵进辽东!到时不说覆灭北国,也能重创北军!

“哎!墨家机关道!我看也不过如此!就算得到,也比不上帝国机甲战车巨舰啊!”

燕王也放心了,还好燕丹不算太傻!被墨家坑了两次就够了,燕王发誓再也不会相信墨家的鬼话!

“父王明见!北国有如此巨舰!任何关卡都以无用!”燕丹也不得不佩服燕王的眼光!

燕王喜淡淡一笑,随后也停下笑意!

于帝国签订宗主盟书后,他就已经下令停下辽海关的打造!不是他明见,而是担心再次惹怒北王!

“父王难道真让暴秦于北国谋祸天下!”父王变了,就如雁春君一样!不!现在已经是燕国公!

燕王也愣住了!他又怎么甘心!可又能怎么样!损失惨重的燕国,至少二十年才能恢复过来!

“风云变幻莫测!但这十几年间,燕国只能遵守盟书!万不可违背?”

被父王盯着,燕丹也赶紧低头回复。“父王安心,儿臣必不敢轻动!”

北军就如一把杀猪刀时刻都能砍掉燕国,更何况燕丹也不敢再找北王的麻烦!

“虽不能违背北王之意,但若六国联手未必不能拦住秦国!”

燕王喜已经不期望收复辽地,但却希望再他没死之前能挡住秦军!

想到赵韩魏的状态,和六国的关系,燕丹也只能苦笑叹气!

“若六国真可合作,赵韩魏楚也不会接连割地!”

“嗯!往后还需看你了!”燕王淡淡点头,几十年后他一死,燕国如何都不再是他操心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