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杨柳就见到了他的内线接线员王雨。

视频里的她,穿着粉蓝色裙子,微带着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是那么健康,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

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即使她没有雍容华丽的外表,但是眉宇之间流淌的气质淡雅、简约,给人一种非常愉悦的视觉享受。

王雨微弓着身体,“杨柳你好,我是王雨,今后的日子就由我来分担凌姐的工作,希望能做到令你满意!”

她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大概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女大学生。

然后攻读的专业。

大概率是和秘师相关。

然后业务能力估计也不错,要不然也不会当做自己的内线接线员。

杨柳还是很乐意和一位温柔的女孩子共事的。

“都是年轻人,就不用讲这些场面话了,不如我们聊一聊生活吧。”

“生活?”

杨柳笑了笑,“是啊,比如你有男朋友没?”

“这个……不在工作范围之内吧?”

“嗯,虽然不在,但你知道,感情生活不美满是会影响到工作的!”

这个理由。

有些无力反驳……

“没有,至今单身。”

母胎solo啊。

杨柳沉吟片刻,“难道大学期间就没有想过要谈一个?”

“不想谈,怕影响我的学习进程。”

嘶~

还是个沉迷于学习的狠人。

不能操之过急啊。

“明天我就要集训去了,你有什么建议吗?”

王雨仰头想了想,“集训倒是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且时间也不长,只有一个月,你只需要做到足够优秀,然后让省里的人知道就行了。”

“意思就是说,我要展现出我的价值出来?”

“嗯,只有表现出价值的人,才会成为重点关注对象,不仅仅在市里,省里也一样。”

杨柳感叹,“还真够现实的噢。”

“如果集训的时候遇上了什么麻烦,欢迎24小时随时来找我。”

“你是年无休的?”

“这样才足够专业嘛。”

杨柳捂脸,“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男朋友了。”

“为什么?”

“因为对你来说,男朋友这种生物只会成为你的累赘。”

王雨认真的点了点头,“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哈。”

“记得吴哥说,还有一个叫姜堰的人会和我同行,能介绍一下他吗?”

王雨敲了敲键盘,从后台找到了他的资料,“这人和你一样,也是个新秀,不过他是被王牌小队直接收纳的,所以并没有单独成为一个小队的队长。”

顿了顿,她又说道:“他的诡异力量是替身,所以很多时候你分不清他站在你面前的是本体还是替身,而替身又单独会有一种从别人那里复制来的力量,所以吴大哥对他的评价很高。”

杨柳打趣道:“有多高,比我还高吗?”

“你已经是队长了,他还是成员,这么明显的差距你还不懂吗?”

“好吧,看来还是我高一点。”

替身……

好奇妙的力量!

杨柳觉得有些时候,他替身的存在就能起到最关键的作用。

“他长的帅么?”

嗯?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关注点?

帅也是实力的一种?

王雨不解道:“这个影响我们对他的判断吗?”

“当然影响了,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许许多多的颜控的,连十恶不赦的罪犯都会拥有许多欣赏他绝世容颜的小迷妹。”

“这是一种扭曲的三观。”

“所以他帅么?”

王雨扁嘴,“你明天就能见到他了,这次是由苏大哥带队,姜堰也会到。”

杨柳舔了舔嘴唇,“苏大哥?你是说咱们河东市唯二的领域秘师,和吴大哥并肩齐驱的苏若风?

等等,为什么是带队,就我们两个人过去,还需要带队吗?”

“名义上的带队嘛,又不是跟你一起去省里,这就跟大学里的导师是一样的,挂个名字,谁管你是真的教了还是没教。”

杨柳“哦”了一声,“你们内线接线员的权限是不是要大一些?”

“理论上是这么说的,除了在一些重大的决策上还需要去请示吴大哥,其他的都可以独断专行。”

杨柳眼前一亮,“什么样的情况属于重大的决策?分配重要的资源算不算?”

“不算。”

“那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雨摸了摸鼻子,很是嫌弃的道:“哎呀,我说你堂堂一个被重点关注的秘师,天天想这些有的没的干嘛?市里的资源能有多好?你还不如去省里捞点呢!”

“有道理,等到了省里我去问问。”

王雨:“……”

第二天一早,和老妈打了声招呼,杨柳就赶往市级秘师联盟分部去了。

在那里他又一次见到了瘦高个苏若风。

而姜堰……

他的个头少说也在一米八以上,一袭略微紧身的皮衣皮裤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

有一头微微有些凌乱的碎发,脸颊棱廓分明,如同刀劈斧凿一般,笑容是暖暖的,让人感觉很是舒服。

杨柳心想,这帅气、这气质,和自己有的一拼。

姜堰的性格很好,像个暖暖的邻家大男孩。

同他聊天,杨柳竟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像是碰见了多年不见的老友。

而苏若风,是一如既往的慵懒,除了介绍一些必要的信息,其他时间都处于一种恍恍惚惚,昏昏欲睡的状态。

这两个人碰到一起。

杨柳不由得感叹,真是走了两个极端呐……

快到出发时间了。

苏若风才稍微认真了一点。

他从口袋里掏出两根细长的香。

“对了,吴风托我把这个交给你们来着,你们记得带上。”

杨柳皱眉,“这是什么?怎么那么像祭祖的时候给祖先上的香呢。”

“这是引香,用来吸引诡异事件本体的,只要点着了,诡异事件嗅着了味道,自然就会找过来。”

姜堰勉强笑了笑,“用了这根香,不就相当于引火上身吗?”

苏若风耷拉着双眼,“你们会用到的,这玩意儿可是很多人抢着要的。”

“那行,给了就要,咱也不挑,反正不能挑的,挑了也不会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