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进来报了这件事,王栩和傅昇两个人便都停了口边上的话,转而看着那边的楼梯拐角处。

这二层楼的小隔间本来也没什么人,加上王栩和傅昇还多出了几两银子,跟掌柜的把这里给暂且包了下来,所以如今这边便是只有他们的人的。

那楼梯拐角处很快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紧接着就是听见了江小侯爷那令人熟悉的声音。

“怎么不进去,跑这里来坐着?”江小侯爷皱着眉上来,看向傅昇和王栩的时候,便有些不大高兴了。

原以为这两个人先来了,还能进去处理一下事情,看看贾预和二皇子两个人在琢磨什么事儿呢,结果一来,便被王栩先头留在外头的人给拦下来了,说是十三公子正和傅大公子在这茶楼里坐着呢。

那江小侯爷自然也知道了,合着这俩人就压根没进去啊。

那他们还来这么早,江小侯爷觉得自己算是白高兴了。

原还想着,由着他们进去和二皇子贾预两个较量较量,那自己也能清闲一点来着。

没成想这两个人也是老狐狸成精了,压根就没想着要进去来着。

再加上江小侯爷一进来看见他们俩对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眼神,这气就越发不打一处来了。

这俩人,王十三依旧眯着眼睛笑着,仿佛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但是江小侯爷可太熟悉这狐狸了,这人眼睛里都透露着几分的狡诈,还有就是坐在王栩对面的傅昇,这个就越发了,眼睛里的精光都仿佛要直接把江小侯爷给算计完了。

江小侯爷最烦和这些聪明人打交道了。

你永远算计不过他们的。

好像怎么跑,都会被算计在他们之中去的。

江小侯爷总觉得他们这样烦得很。

但是偏偏,这种时候,聪明人是最有用的了。

江小侯爷知道自己也不是个顶聪明的人,权柔倒是,但是也不能叫权柔来跟着这俩人商量吧?那还是得自己来啊。

江小侯爷气呼呼地过去坐下了,手搭在桌案上,眼神一瞅这俩人,“合着你俩都搁这儿等我呢?”

傅昇先笑出声来,有些不怀好意地道,“这么说倒是也没错。”

他们确实是在这儿等着江小侯爷的。

所以江小侯爷这话倒是也没错来着。

江小侯爷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也不想跟他们多说什么的模样。

楼梯拐角处,权止有些拘谨的站在那儿,看着江小侯爷和傅昇王栩三个人对坐而谈。

他也没靠过去,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眼中到底有些艳羡。

傅昇一侧过视线去,便瞧见那边站着个身板儿单薄的小公子。

穿的倒是富贵,腰间还佩了一环白玉,瞧着也价值不菲。

那容貌看起来叫傅昇觉得有些眼熟来着,只是他一时间也想不到这是谁了。

便先皱眉起来,指了指那边的楼梯拐角处,可江小侯爷,“这是谁?”

江小侯爷这时候才发现,这方才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权止这时候竟然没跟过来。

江小侯爷一下回头过去找人,才看见那楼梯拐角处的权止。

“你过来啊,”江小侯爷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人怎么先前在车上都说的好好的了,到了这儿,倒是有些怯场了。

江小侯爷最是烦这样。

他就知道,权柔那么护着权止,是绝不好的一件事了。

男孩子当成女孩子一般护着,养在内院里头,哪里能不把性子养歪了的?

权止什么都好,也听话,也懂事。

但是那份性子到底是被权柔给养的扭捏了,一点儿不像是男孩子该有的性子。

江小侯爷自然是想给他纠正过来。

但是权止的性子是十年累计形成的,哪里是这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这些日子里,权止住在披星殿,是跟着江小侯爷学到了许多东西,但是这也不是一时间能改变他过去那么些年养成的性子的。

权柔和梅先生对于他来说有着莫大的影响,在离开扬州之前,权止也未曾想过,会有这样子的机遇。

他只以为自己这一生约莫就是这样,在姐姐的保护下活着。

其实权止也不想那般。但是他知道权柔都是为了他好。

如梅先生所说,如今外头正乱,权柔都有些自顾不暇,而权止尚且没有什么自保能力,若是放他一个人在外,难免不会有人起了什么心思,到时候,权柔可不敢想象。

她为了保护权止也付出了很多。

权止也是自小就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断然不会和权柔争执什么。

毕竟,权柔是从小到大,都那么疼爱自己的姐姐啊。

权止也明白,很多东西,断然不是一个环节能够决定的,也不是一个想法能够改变的。因此这么多年来,权止从未和权柔争执过什么东西。

他完相信姐姐,自然也就不可能去争辩什么了。

但是等出了扬州,离开权府那一方天地之后,权止却有些茫然了。

江小侯爷和王栩交给他的,都是过去十年里权止从未曾学到过的。

他是觉得新奇又有趣的,但是同时心底也或多或少的会有不自在之感。

这么多年下来,第一次有人告诉他,要多去外头看看,也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可以不用那么文静。

权止之前也不文静,他小时也挺调皮,只是后来姐姐也出门忙生意了,家中很多时候只有权止和林氏两个,他也渐渐明白了,调皮不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对于他来说,能做的,便只有乖巧懂事一些,尽量不给权柔招惹麻烦。

毕竟权柔要面对那么多事情,要处理那么多的可题,总不能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权止身上来吧?

何况权止自己心底也很明白,权柔得有多累。

所以他便也养成了有什么都自己忍着的性子。

总归是不想叫权柔太过操心了。

这眼下跟着江小侯爷他们一处,自然是得改变许多。

但是一下子权止也不可能完改变的。

他到底是有些羞涩。

比如方才,看着江小侯爷三个人自在坐在一处说话,他便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前来。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