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暗淡,红日沉向西天,就在帝丰形势变得危急的时候,他的对手发生了意料外的状况,说不得将是他反击的机会。

远在天边的地方,一股异样的气息传到了南洋,且正在高速的往这里行进,不管是帝丰还是萧墨竹、小冰,都察觉到了它。

在渊禾青芒的保护罩里,小冰的配合愈发失调,好几次出手都不能与萧墨竹的步调保持一致,两股妖力无法完的融合,导致两人的联手攻击出现了停滞。

终于,小冰意识到某个时刻的来临,伸手拉住了还打算继续进攻的萧墨竹,二人在半空止住了前进。

在萧墨竹疑惑回头时,小冰叹了一口气,严肃的说道:“看来,该是时候了。”

“怎么了,很快就能打倒帝丰了。”被迫冷静下来,萧墨竹问道。

小冰将小手搭在了萧墨竹的肩上,白白的皮肤涌现着青芒,渊禾之力以再不能抑制的趋势在她的体内失控,这一刻的来临让小冰一身轻松,她感到欣慰的说:“战斗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想要赢的话,渊禾之力也必须真正的融合,帝丰之后还有德库拉、玄繇,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是无法同时与他们作战的。”

听着小冰怅然的言语,萧墨竹满脸不解,只是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该是时候告别了,也许渊禾的力量寄宿在我这里,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我无法再驾驭住它,在它分崩离析前,就让我最后帮你一次吧。”

说着说着,小冰手上使力,灿烂的青光仿佛决了堤,狂暴的向萧墨竹涌去。

这才理解到小冰的意思,萧墨竹大吃一惊,想要制止小冰,却挡不住渊禾之力的传输,正在接收并融合新力量的身体根本不听他的使唤。

保护罩里青光充盈,分离了二十年的渊禾之力开始真正的融合为一,小冰决心在此结束自己的使命,白皙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长发飘动,小冰看起来前所未有的庄重,渊禾的力量从她体内一点一点的流失,转入了萧墨竹的身体中。

不经意想到了婉玉,如果小冰失去了渊禾之力,很可能也是一样走向末路,萧墨竹顿时有些恐慌……

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太久,三成渊禾之力回到了归处,随着小冰的倦容与虚弱,渊禾成为了唯一。

帝丰不清楚坚韧无比的光罩里发生了什么,当青色光芒逐渐暗下来,原本合作无间的对手之一正在消散,但对方的气息不曾弱小分毫,反而变得更精纯。

磅礴的力量充斥手足之间,萧墨竹感觉到了这股力量,自诩为神的帝丰似乎已不足为惧!

可是萧墨竹开心不起来,小冰就在他面前散成了千万点星光,他对小冰最后的印象,是小冰微笑着的定格画面……

一路走来,终究还是只剩了孤身一人。

思绪无比的混乱,萧墨竹嘶吼了一声,所有的力量聚在一掌之中,当保护罩撤去之后,夹带着滚滚风雷之声的强力一掌攻向了帝丰,震开了一切飞散的熔火,一往无前。

这是何种强大的力量,帝丰惊惧惶恐,赶紧飞退,可怎么也逃不开这一掌的锁定。

眼看着胜负将分,帝丰避无可避,千钧一发之际,一座冰山突然凭空出现,挡在了帝丰的前方。

滚烫的海水掩埋了深海熔火,帝丰引发的海底地火不再继续,火红的光芒渐渐熄灭,浓烟也在退散了。

悬空冰山的出现驱退了高温,萧墨竹的掌力拍在了冰山上,直接将冰山击得碎末横飞,偌大的一座冰物,在渊禾之力的轰击后只剩了渣,尽皆掉落在海里,融化成海的一部分。

帝丰化险为夷,只因他等来了从未有过的盟友。

从天边极速赶来,刚巧遇上了好戏,曾联合一众异妖发动了极寒天瀑,玄繇身着灰衣现身,乍看之下像是个普通的中年男人。

萧墨竹握紧了拳头,眼看帝丰和玄繇会合,他已然明白失去了击杀帝丰的机会,玄繇更神秘更危险,不能给他任何的可乘之机。

“感人”的再会使得帝丰大喜过望,和萧墨竹继续打下去,估计他也得和魑魇、利维塔、典衣同样结局,异神再如何高傲也不想接受死亡的命运,就算盟友是另一位谁也不服谁的异神。

玄繇和帝丰站在了同一战线,对萧墨竹造成莫大的威胁,胜负之数已经逆转,不会再有萧墨竹缅怀朋友的时间。

“总算等到了,你们应该完成那件事了吧?”

帝丰身上的火焰逐渐恢复,胜利的天平倒向了自己这边,帝丰向玄繇问道:“对了,德库拉那家伙在哪儿,他不打算参战吗?”

环顾硝烟纷飞的战场,玄繇平静的说:“渊禾的异妖之力集中到了人类的身上,这倒有些意外,至于德库拉……”

玄繇灰衣一振,大袖猛挥,他的身后忽然同时出现了数个影子,大的像是山岳,小的仅为人型。

远处的萧墨竹无比震惊,他认得其中的几个影子,山岳之影是利维塔,还有魑魇和典衣的影子,说起来刚才挡住他击杀帝丰的冰山,大有可能就是典衣的力量!

不知为何,这些异妖的影子像是没有意识没有灵魂之物,飘在玄繇身后一动不动。

至于其他的,还有一个认不得的家伙,大抵是萧墨竹从未见过的异妖德库拉,以及一个小孩子……

粗布麻衣裹身,不过是年幼的孩子,五官精致却毫无表情,空洞的眼眸说明她遭遇了什么,处于身不由己的状态!最可怕的,一柄泛红的钝剑贯穿了她的心口之间,却没有任何的血迹。

幽!

萧墨竹经过章百山北面,利亚国村民焚火献祭的那个神秘孩子!

钝剑也格外的眼熟,分明是小冰丢失了的被重铸的“断灵”!

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实在罪恶至极!萧墨竹恨得牙痒痒,眼前的情况未知,又不敢贸贸然出手。

“看到了吗?你不是问德库拉在哪儿吗?他也成为了我的傀儡。”玄繇指着最后的一个无名影子,狞笑着对帝丰说。

啪嗒!

玄繇打了一个响指,像是对谁发出了某种指令。

就在这个时候,被长剑贯心、生死未明的幽作出了反应,小手一抬,洒出了遮天的妖力帷幕,往前方罩去。

原计划将萧墨竹和小冰从章百山引开,利用断灵长剑破除封印,唤醒沉睡在天池之下的一个强大存在并控制她,就能获得最强的助力。计划进行的很顺利,玄繇和德库拉完美的控制住了神秘的幽,只是玄繇倒戈,打破了并不牢靠的盟约,终结了他的盟友。

于是,德库拉的影子也出现在了幽的身后。

帝丰想通了一切,玄繇施法控制着幽,代表他控制着其他异妖的力量,现在的玄繇比萧墨竹还危险,自己只有闪电跑路一个选择。

当帝丰变化为流光意图遁走时,幽的妖力帷幕延伸开来,以更快的速度捕获了这道流光。

帷幕受到左突右冲的攻击,奈何怎样也不破损,渐渐的收缩变小,牢牢的禁锢了帝丰。

一切展开都顺应了玄繇的期望,现在的他是最大的胜者,只要有幽在手,其他的异妖永远都是他的傀儡。

妖力帷幕褪去,帝丰重新出现在萧墨竹和玄繇的眼中,只是他已变得和众异妖一个模样,像具断了弦的扯线木偶。

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造就了现状,玄繇没打算要向渊禾的“容器”说明,甚至不用自己出手就能铲除宿敌,他从未如此胜券在握。

与渊禾敌对至此,玄繇当然不会和解,抬臂直指萧墨竹,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幽无意识的听命于玄繇,所有的异妖之影也随之而动,一字排开,面对着萧墨竹。

新一轮的战斗一触即发,这一瞬间,萧墨竹想到了小冰曾说过的话,“走投无路时,到章百山找到幽荧”,是否玄繇他们洞察了渊禾留下的后手,已经取而代之?

黄昏之海,星空未满,五道璀璨的光芒如箭离弦,映得天与海都是鲜艳的亮光,自天地形成,五异妖联手的攻击首次出现,冠绝天下的威力震颤了天空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敌方的实力远超想象,萧墨竹当即使出十成力量,以攻代守的迎击。

以渊禾之力为源,同时迎战五个异妖,而且对方还有未出手的玄繇和神秘幽荧,萧墨竹的胜算有多少?

遮天蔽日的妖力在空中相遇,水火不容的撞到了一起,漫天闪光照到了万里之外!

异妖再独特,终究还是有强弱之分,渊禾绝无可能一己之力对抗一众异妖,新的战斗其实还没开始就该宣告结束。

绚烂的光辉笼罩海天,压得萧墨竹喘不过气来,他们的攻击无懈可击,也不讲什么策略,就是单纯的妖力压制,在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招数战术都是无意义的,此刻,萧墨竹深有体会……

从对决开始到陷入黑暗,传得神乎其神的渊禾之力到底坚持了多久?八秒,还是十秒?

眼中的最后一抹光芒消失,萧墨竹放下各种执念,什么守正辟邪的正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当一切都失去时,这些也都不再存在了。

战斗的结果尽如玄繇的预料,饶是渊禾再世也不能同时与数位异神对战,这场战争,只有他玄繇获得了完美的胜利,看着青芒中的人影消失于无形,不枉他数百年远离尘世得藏在大海深处。

“这样就结束了,接下来该是去‘创造’一个只属于我的世界了。”

看着一望无际的空荡大海,玄繇心愿达成,居然感到有些寂寥,甩开了无聊的想法,凌空转身看向了北方,自言自语的纠正道:“或者该说是‘破坏’才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