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孙妙和宋文兴之前有过一段吧?”姜蝉点了点电脑,屏幕上跳出了许多孙妙和宋文兴的合照,看着都非常亲密。

“我是宋文兴小两届的学妹,当年我一入大学,就被宋文兴吸引了目光,他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学习又好,参加课外活动又非常积极。”

姜蝉托着下巴,轻描淡写地说着原主以前的遭遇。

“也许是因为太在意,我会去下意识地收集他的种种消息,比如他和谁走地近。当年,宋文兴和孙妙是地下恋情,两人一直都没有公开,直到毕业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宋文兴那段时间非常消沉,我猜测应该是他和孙妙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姜蝉喝了一口茶,楚瀚宸垂着眉眼,孙妙大学毕业那年和他领证的,这么一说,时间差不多也对得上。

“我那个时候认为我的机会来了,总是追着他跑,后来在就业的时候,我了解到,原本有两家医院向宋文兴抛出了橄榄枝,一个是二院,还有一个就是隔壁区的嘉园医院。”

“嘉园给宋文兴的待遇非常好,可宋文兴还是去二院当了一名实习医生,你说说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姜蝉看了一眼楚瀚宸,若不是看他下颔紧绷,她还真以为他这么淡定。

“那万一是宋文兴想要在二院这样的三甲医院慢慢地从基层往上走?”

姜蝉倒了一杯茶:“楚先生,你现在是在说服你自己。”

“我听说宋文兴进了二院后,我当时就想着,我以后也要去二院工作,这样能够离他更近一些。”

“可当我进了二院之后,我发现情况并不是这样。”姜蝉摸着茶杯,声音忽然低沉下来。

“五年前,二院曾经派遣医疗队下乡,这件事你知道吧?”

楚瀚宸抿唇:“我清楚,那时候我还没有退伍,我是不赞成孙妙去的,可她还是去了,那个时候她怀孕了,已经五个月。”

姜蝉:“事实上,不仅孙妙去了,我也去了,包括宋文兴,他也去了。”

“想必孙妙没有告诉你,当初那次医疗队下乡,遇到了泥石流,宋文兴为了救她,双腿被截肢,一辈子只能够坐在轮椅上吧?”

楚瀚宸这下是真的惊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晓?”

“不对,若是宋文兴为了救她,那为什么院里丝毫没有提及,而你却和宋文兴结了婚?”

“那是因为当时我误会宋文兴是过来救我的!”姜蝉冷声道:“那时候我和孙妙走在一起,泥石流来地太突然了,我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当初宋文兴就是冲着孙妙去的,程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楚瀚宸这下不说话了,只是盯着姜蝉,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现在怎么想着离婚?”

“因为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妻子孙妙,和宋文兴的母亲的关系非常好,他妈妈隔三差五地就给楚弘乐买东西,从衣服鞋子到零食百货等等,那都是花的我的钱买的!”

楚瀚宸静默了一会儿:“白女士,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可我不会同意去做亲子鉴定,你若是想离婚,你找错人了。”

姜蝉轻笑:“我没有强求你一定去做这个亲子鉴定,事实上,你做不做亲子鉴定,和我的离婚没有任何关系。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离婚,我之所以找上你,只不过是不想让你和我一样被蒙在鼓里罢了。”

“我言尽于此,楚先生您自己看着办吧,至于说我和宋文兴离婚,您的妻子孙妙会有什么结果,那就不好说了。”

姜蝉也不多留,抄起自己的电脑就离开了茶楼。

如今怀疑的种子已经种在了楚瀚宸的心里,至于他会怎么做,那就看楚瀚宸自己的。她固然是想让宋文兴不好过,可孙妙也别想逃开。

这里面最无辜的就是原主白薇,宋文兴、孙妙以及宋家的每一个人,没有谁是真正清白无辜的!

宋文兴他为了救孙妙,失去了自己的双腿,却将这一切栽在了原主白薇的身上,让白薇为了宋家当牛做马,哪有这样的好事?

仗着白薇喜欢他,就如此作践她,这还是人做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姜蝉的怒气就一阵阵翻腾,人性的丑陋她见了不少,可总是会再度被刷新下限。

和楚瀚宸分开的时候,还不到十一点。姜蝉吃过了简单的午餐之后,就去了市里最出名的一家律所,要想离婚,怎么能够不找律师?

再说了,离婚也不是那么轻易地,她怎么也要从宋文兴的身上扒一层皮下来!

姜蝉一连四天都没有回去,宋文兴母子只当姜蝉是和他们闹脾气,也有心在这个时候杀杀她的威风,后来干脆一个电话都不打。

姜蝉也乐地清净,她想离婚,怎么能够不做好万准备?这几天,她也没有闲着,虽说楚弘乐是在和白薇结婚之前有的,可是在和白薇结婚以后,宋文兴还是会和孙妙见面的。

如今姜蝉收集的就是这些证据。

因为自己计算机技术过硬,姜蝉不仅去医院的系统中逛了一圈,就连宋文兴和孙妙的电脑,她都没有放过。

庆幸的是,成果非常丰厚。

宋文兴这个大渣男,居然还注册了小号,小号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他和孙妙的甜蜜日常。具体到了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又做了什么,还有合照等等。

看着这些,姜蝉勾起唇角,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这可是现成的证据。将这些证据都截图保存之后,姜蝉静悄悄地离去,不留下一丝痕迹。

泽兰小朋友最近要开心疯了,每天都和妈妈住在一起,不用回家被奶奶骂,也不用看爸爸的冷脸,她就想这样的时候越多越好。

昨天妈妈还带她去了动物园,以前周末的时候妈妈都要加班,她只能够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哪里像现在这样?一睁眼就看到妈妈?

想到这里,泽兰小朋友欢喜地又在床上打了个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