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从前她在世时,他都未曾将其放在心上;

如今,过去了这么多年,更是想不起关于她的一星半点,更何况是她的模样。

楚凤辞朝着福林苑走去,一路上都在想着道僧是怎么回事。

很明显,这件事不是老夫人做的,那会是谁?

谁会在暗中帮助她?

不知想到什么,她脚步一顿,立即变了方向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道僧既然是在她的院子里消失不见的,那么…应该会留下点线索。

除非,将那些人绑去开封府的不是人,真的是邪祟!

楚凤辞摇了摇头,将脑子里混乱的思绪赶走。

她抬脚往前走去,远远看见院子的门虚掩着,里面安静的只有呼呼的风声。

一路上的丫鬟奴仆都躲着她走,许是真的以为她养了邪祟,才会让那些人都消失不见。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的院子倒和福林苑有了一样的待遇,没有人敢来。

她推门进去,院子里布满了阵法,到处都贴着黄符,看上去格外的诡异。

她将房间查看了一番,偏房里的被褥都是凌乱的,说明那些人是在睡梦中的时候被人给掳走的。

房屋中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要么是对方的武功很高,要么就是事先用**将那些人迷晕之后带走。

那么多人,就算是被迷晕了,从这府邸中抬走,也会发出动静,留有痕迹,可是为什么会一点痕迹都没有?

就连夜间巡逻的家丁都没有听到动静?

“究竟是什么干的?”她低声喃喃道。

“你为什么不怀疑真的有邪祟?”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楚凤辞惊了一下,她转身看去,就见温瑜手拿着白骨玉扇不紧不慢地走进来。

“是你?”

“不是我。”温瑜找了椅子坐下,展开扇子摇了摇,“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是他。”

一时间楚凤辞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都那么对他了,可是他还处处在暗中帮助她。

“嗯,是他。”温瑜不紧不慢道:“也只有他能够干出这么神出鬼没的事情。”

是他,便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楚凤辞坐下,吞吐道:“他还好吗?”

“不好。”温瑜说,“简直就跟入魔了似的,每天都跟个跟踪狂似的,又不想被发现,还老是拖着我一起。”

楚凤辞越听心里面就越不好受,帝尘渊的好,她承受不起,真的承受不起。

“你应该劝他。”

“他是什么性子,我劝他?我找死吗?”温瑜摸了摸脖子,“我还没活够呢。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不打算跟他说实话?”

楚凤辞摇头,她不能动摇,她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定,绝对不能再动摇。

“不了,你也不能说,为了他好,我只能远离他。”

温瑜正了色,摇着扇子,“可是让他死心是一件很难得事情,你看,你这么对他,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护着你,将你放在心尖儿上。

如果让他放弃你,那必然要将他的心挖出来,放到烈火上焚烧,拿出刀剑一刀一刀的割着,将他的心彻底的摧毁,或许才能够让他放弃你。可是,你忍心吗?”

楚凤辞说不出话,这些话她光是听着就心疼不已,更何况是要用的帝尘渊的身上?

“你看,你也舍不得。”温瑜叹息,“问世间情为何物,竟让人如此痴嗔。”

“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楚凤辞拿起一个杯子砸去,温瑜反手接住把玩在手中,“今日来,不光是告诉你僧道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

远离那个高承埏,他身后是高阳侯,高阳侯和帝尘渊又是死对头,你和他的儿子走的太近,没有什么好处。”

“我知道了。”楚凤辞敛了敛眉,说道:“你放心,我不会伤害阿渊,我会帮助他一步一步地去实现他想要完成的事情。”

温瑜听到这话,笑了,“你助他?呵,你已经伤害他够深了,昨夜里他看到高承埏从你院中出来,那张脸比冰天雪地还要冷!”

“昨夜他在?”楚凤辞感觉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他…他不会一直都守在外面?他的伤还没好,你怎么就不劝劝他?!”

“我能劝得住?”温瑜无奈的摊了摊双手,“你们两个互相折磨着,不要伤及无辜行不行?”

楚凤辞忍下酸楚,突然道,“我想知道…阿渊…他和鬼夜门有联系吗?”

温瑜挑眉,“他一个质子能够江湖扯上什么关系?我知道你在猜想什么,鬼夜门废了谢恒,你就怀疑是帝尘渊做的。

可是你也别忘了,那个时候帝尘渊伤重方醒,怎么会有精力去废了谢恒。”

是啊,那个时候阿渊还受着伤,要是能够废了谢恒,那他的意志力得多么的坚强。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一日在断崖下救她的也不是阿渊?

不是阿渊,那会是谁?

百里君柏吗?

“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记住,别和高承埏走的太近。”说完,温瑜起身离开。

楚凤辞看着满屋的黄符,心中思绪渐渐明了,转身走了出去。

七王府。

百里君柏望着池中的金鱼,心思却然不在金鱼上,昨夜高承埏前来将在楚家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有谢恒要求见小辞的事情。

没想到小辞在楚家的处境竟然如此艰难,可是他现在还有什么身份能护着小辞?

以前有婚约在身,他可以明目张胆的护着,如今再护着,不仅没名没分,甚至还会给小辞带去更多的闲言碎语,所以他只能默默地护着。

“王爷,楚七小姐求见。”

“小辞?”百里君柏生怕自己是出现了幻听,再三确认,“是楚七小姐?是楚府的七小姐?”

“回王爷,正是楚七小姐。”

“小辞!”

百里君柏激动站起,朝大厅跑去。

“小辞!”

站在大厅里的楚凤辞听到喊声,转身就看到百里君柏跑过来。

“七王爷。”

“小辞,真的是你!”百里君柏看着日思夜想的人,心里说不出的激动和高兴,却努力克制,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些,“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还能主动来找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